第一七七三章 最后一步(1/2)

    (小燕文学 WwW.Xiao Yan wen Xue.CoM)

    灵感神尊默然无言,云无悲并未说错。所以他从始至终,都未在意过苍茫魔主那‘灵感玄应’的神源本质。在外人看来他灵感是想要谋求夺取苍茫魔主的神源本质,可其实从未真正放在心上。

    所谓的‘灵感’,只是示于外人的烟幕而已。

    “那么百万年前,我又是何处漏了破绽,被那位无涯子察觉了端倪?”

    首先确证他与识天君有着联系的,应该是无涯子。这位在察觉异常之后,才转而向绝尘子求助。

    可灵感实不知自己,到底是何处出了漏洞。

    云无悲却先笑着反问:“三劫之时,识天君留下诸多后手,如此煞费苦心的针对玉皇元君布局,可因这位,本该是这一劫中最有希望,成就圣人者?”

    “确是如此!”

    灵感神尊点了点头,坦然承认:“此域天地已近残破,只凭天道自然恢复之能,再难以使此域修复如初。识天君陨灭前借天机碑之助已近全知,下溯一千万载。算得五劫与六劫之交,有人可借助天道之隙,开圣人之途,且与人道气运息息相关。最后推衍至洛轻云出世,知晓这天地间第一位圣人,必与此女大有关联。于是布下种种手段,阻其成道,甚至引她与五劫劫果相争。然而识天君留下的手段,无不精妙,绝不可能被人查知半点痕迹才是。”

    “破绽么?识天君确未露出任何的破绽。真正出问题的,是你灵感的画蛇添足。为防意外,在洛轻云的之外又向其师妹羲和元君下手,终被无涯子窥出了些许端倪。我这道友却也是一位奇人,知晓你灵感唯一的一次败绩,就是输在了绝尘子手中。于是也不顾那老道是否可信,直接就寻上门去,向绝尘子请教。”

    ——以绝尘子的智慧,再加上那种种蛛丝马迹,岂还能洞察不了,识天君的一切布局?

    遥想这数百年,自庄无道成就金仙以来,绝尘子与灵感之间的数次交锋,始终都处于下风。这固然是因神通算力不及,可那老头分明也有着放纵之意,唯一的目的,就是使灵感神尊麻痹大意,不能注意到庄无道的真正身份。

    而云无悲说到此处时,唇角更是略含讽刺意味的挑起。也不知是在嘲笑道友无涯子,还是在讽刺灵感神尊。

    “其实现在说这些,又有何用?你灵感终究是已输了,已无力回天。”

    灵感面色冷漠淡然,再遥目看向远方那混沌海。此时恰值庄无道,融入了劫果舍利,将太上不灭劫神旗,招引至手。

    然而灵感此刻,却流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意:“这次确是我败了不错,却未必就是输到彻底。”

    ‘轰’!

    一声爆鸣,那清虚妙道神君神力纷散。那大罗境的身躯,直接就被庄无道一记‘正反大阴阳散魄湮形神光’轰碎,同时一道黑色太上斩仙刀飞出,直斩清虚妙道神君神源本质。

    仅仅两击,就使这位大罗神尊重创垂死。而紧随其后,庄无道又毫无感情的将那轻云剑斩出,一式阴阳劫,阴阳逆冲,万物俱灭!使清虚妙道神君所有散于天地间的魂质,都纷纷寂灭。更有无量劫雷,伸展入那造化之门,借助观世瞳之力,强行抹除着属于的清虚妙道神君一切印记。

    借助无涯子劫果舍利,身证劫果,此时的他,可将整个天地之力用为己有。虽非圣人,却更似圣人!

    能够动用之力,已经远远超出七百二十年前,离尘山下那一战。

    抬手一挥,周天一气阴阳紫葫已经锁住数万里外的‘识天君’,不等对方反应,太上戮仙锥就已喷薄而出。

    那‘识天君’早有警觉,周身现出无数的符阵。可当一道紫光闪至,却是湮灭一般的灵光闪现,‘识天君’的整个右肩,都已化为肉糜。

    庄无道的目中流露冷光,心意一起,就已召来千万雷光,化为一只雷光大拳,往那‘识天君’的所在怒锤轰落。

    不过这次却未待庄无道出手,那‘识天君’却已哈哈大笑,一身血肉?数爆为肉糜。

    庄无道微觉诧异,目光再往三百万里外看去,只见那位‘灵感’神尊,也是微微笑着,将一身神元尽数燃烧。

    而此刻在庄无道的感知之中,这整个天仙界,甚至诸域之中,有无数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的信徒都在惨嘶哀嚎着,浑身化为血焰,助推着这为灵感神尊的一身神元膨胀剧增。

    不过这位看来,却并无拼死一搏之意,反而所有神念,都在异变之中。

    重归域外,他化心魔!竟是抛下了此界的一切,重证迷天圣魔!

    庄无道的眸光微凝,闪过了一丝疑惑。心中更隐隐有不妙预感,灵感神尊与识天君二人在此界经营数劫,布置只怕远不止此。

    瞬即之后,他心中就有明悟生出,那当是灵感准备的灭世之法。这一域,那位既然得不到,就不如将之毁去。强行法引发这一域劫气。

    今日若被此人成功,这一域必定会赢来浩劫。所以洛轻云预感中的‘空劫’,并非全然无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