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第九章便宜老爸不好做(1/1)

    第九章 便宜老爸不好做

    “早产吗?”何铭远心‘咚’的一下,紧张道。最新最快更新

    “满37周便不算早产了,孩子很健康,不知道是不是像爸爸,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我。”康雨霏将孩子抱起来,看着孩子的小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何铭远听到康雨霏的话,不由伸长脖子向前看,孩子虽然小,但是肌肤很白,头发也是黑亮黑亮的,只是睡着了,看不出眼睛的大小,但就脸部轮廓来说,还真得像欧阳一鸣。

    “可能吧,孩子小,看不出来。”何铭远敷衍道,不管像或不像,以后康雨霏都看不到,总不至于因为小孩子的模样就能想得到,孩子的爸爸是谁。

    当天下午,何铭远带着孩子和出生证便回天长市了。

    接到何铭远的电话,欧阳一鸣便回到了住处,这可是他第一次翘班,不过为了儿子,值得。

    “总裁,孩子和你很像。”何铭远将孩子抱到欧阳一鸣面前,放低音量道。

    “她有说什么吗?”欧阳一鸣接过孩子,说实话,他看不出这孩子和自己哪里像,不过何铭远这话他还是喜欢听。

    “没有,只是很舍不得孩子——哭了。”何铭远有片刻的沉默,身为律师,他是冷血无情的,可是想到几小时前康雨霏强忍着的泪,冷硬的心还是起了丝波澜。

    欧阳一鸣手轻刮着孩子的脸,微蹙眉道:“支票她收下了吗?”

    “收下了。”

    “阿远,你同情她?”欧阳一鸣挑眉看向何铭远,平淡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的不悦,但何铭远知道,欧阳一鸣不高兴了。

    “有得才有失,她一开始就做出了选择,况且,孩子跟在您身边能得到更好的教育和照顾。”何铭远有些言不由衷道。

    从一开始他代表欧阳一鸣找上康雨霏的时候,就注定了这样的结果,而且是必然的结果。当初也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欧阳一鸣一直不曾出面,即使是做两人运动,欧阳一鸣也一直戴着面具的。

    他冷血,其实欧阳一鸣更冷血,他从一开始就堵决了康雨霏日后以孩子为要挟的后路,在今天他抱回孩子的时候,也正式宣示,康雨霏和欧阳一鸣之间再也不会有交集。

    这是做律师以来,他做过的最残忍的事,对康雨霏残忍,对欧阳一鸣手中的那个小生命又何尝不残忍。

    欧阳一鸣的确可以给孩子提供最好的环境,但是却无法替代孩子的母亲。从今天开始,也就注定了,这个孩子母爱的缺失。

    “这是她做出的选择,在孩子和母亲之间,她选择了母亲,这件事到此为止。欧阳明轩。”欧阳一鸣看着沉睡的孩子,心情愉悦道:“他是我欧阳一鸣的儿子,也是万华的继承人……他醒了——”

    正说话的欧阳一鸣,突然对上一双明亮的黑眸,当即呆住了。

    “哇,哇……”不期然,哇哇的啼哭声传入耳中,那黑亮的眸子满是泪水。

    “他这是不待见我这个爸爸吗?”看着那因哭泣而皱成一团的小脸,欧阳一鸣身体僵硬道。

    “或许是饿了吧,这孩子一直睡,从康小姐那抱来后,中间只吃过一次。”何铭远说着打开带来的包,里面奶粉,奶瓶一应俱全。

    “你会?”欧阳一鸣看着奶粉蹙眉,他在想,是不是应该给孩子找个‘奶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