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2章 演武场的决斗(1/1)

    “快!演武场上面要发生大事了!”

    “怎么了?”

    “夜家的大小姐对张家的三小姐发出了挑战,说以后输了的人,就再也不能出现在凌公子的身边!”

    “噗——哈哈哈!不会吧!夜家的那个草包,竟然敢挑战张三小姐?!不要命啦!”

    “为爱痴狂啊这叫!”

    “啊呸,那样一个牛犊子一样的女人,谁看了不倒胃口,走,过去瞅瞅!笑死我了!”

    ……

    北腾帝国学院,四处都充斥着这样的嘲讽声,身穿学子玄袍的少年少女们纷纷激动得围到了演武场上,坐等一场好戏。

    “蹬蹬蹬……”

    长长的学院走廊上,急促的奔跑声传来,一个脸颊胖嘟嘟的少年焦虑得推开了修炼场的门,激动道:“不好了!夜阑!你姐姐……你的姐姐……”

    “咚——”

    一声乍响,修炼场正对面三人才能抱合的巨石,被少年用刀一击斩裂,罡风化作利刃,从刚刚跑来的少年耳边划过,削掉了他几条头发。

    “咕噜……”

    小胖墩吓了一跳,连忙用手捂住了嘴巴。

    持刀少年猛得回头,明明是俊美青稚的容颜,那眼神却锐利有如冰寒,看得小胖墩浑身一颤。

    “李虎,我说过,她的事情更不用告诉我,她要丢脸就去丢,我夜阑没有这样的姐姐……”

    “夜阑……”

    李虎有些难过的轻声道,他都这么难过,更加别说是夜阑。

    他记得他们姐弟以前的感情很好,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

    “夜阑啊……姐姐她……”李虎犹不死心,继续开口打算说些什么,但是一身劲装的少年又投入了训练之中。

    一招一式,隐隐蕴含着暴掠的气息。

    “该死!”许久之后,夜阑终究咒骂一声,恶狠狠瞪了李虎一眼,转手将刀收起,匆忙跑了出去。

    李虎咧嘴一笑,也连忙跑了过去。

    但愿还能来得及!

    ……

    等两个小少年重重跑到演武场的时候,四周人群纷纷仰头大笑着,有的还唯恐天下不乱地拍手叫好大叫。

    “啊——牛犊子!你快点起来啊!”

    “哈哈哈——快看快看,吐血了!快起来啊!”

    “啧啧,装什么柔弱啊,为了你的爱人冲啊,凌公子就在旁边看着你呢!这机会千载难逢啊!”

    ……

    这样一声声嘲讽让两个少年睚眦欲裂,夜阑奋力挤过人群,等冲出去的时候,便惊见自己那一身花衣的姐姐正被人踩在脚下,身上被鞭打得血肉模糊。

    “姐姐——”

    夜阑慌乱大叫起来,想要冲出去却被一个身穿华袍的男子拦住。

    那男子眉峰轻挑,吊儿郎当道:“夜阑,你这是干什么呢?你姐姐还没认输呢,认输了这场决斗才算结束哦。”

    夜阑气得浑身颤抖,一手打开了男子的手,怒喝:“狗屁,你滚开!”

    “哎,你别乱来啊,你姐姐虽然是个不会玄力的废物,可终究要遵守决斗的规则的。”

    夜阑急得心脏骤痛,但他只是一个玄徒,根本不是眼前男子的对手。

    他只能等着猩红的眼看着华袍身边那一袭白衣的人,犹如受伤的小兽低吼道:“凌傲天!你让他们停手啊!我姐姐会被打死的!我保证,我姐姐以后再也不回来烦你了!你让张晴儿停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