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快向我我蝴蝶结道歉!(1/3)

    散落下来的长发盖住了半张脸, 裴春争桃花眼微睁。

    这一眼,少年那高贵冷艳的气质顿时一扫而空, 好像在说, 你有病吧?

    乔晚揪住少年大马尾,冷酷无情道:“清醒了没?”

    裴春争眉头紧锁, 冷声:“放开, 离我远点。”

    一滴鲜红的血顺着额头往下掉, 裴春争神情僵硬, 看上去都快吐血了。

    看起来是清醒了。

    乔晚平静地打量了一眼裴春争的神情变化, 松开了手。

    但她一松手, 裴春争脸上的神情却又几个变化, 起起伏伏, 顿了一秒之后,少年抿紧了唇,突然伸出手, 揪紧了乔晚头发狠狠往下一扯!!

    偷袭!!

    痛痛痛!!

    乔晚面目扭曲呲牙咧嘴。

    不过裴春争压根就没有松手的意思, 死死地揪住了她发尾。

    头发!她宝贵的头发!!可恶!你这个书里的纸片人!你知道在另一个时空,头发对有一部分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乔晚恶狠狠地睁大了眼,背后一团斗志和怒火仿佛如有实体化的熊熊燃烧。

    裴春争咳嗽了几声, 面色苍白得好像下一秒就要倒下去了, 却还是没放过乔晚的头发。

    澄澈潋滟的桃花眼里平静无波,无动于衷。

    这是在报复。

    觉察出裴春争这报复之心,乔晚迅速开始动手。

    狭窄的水牢里,顿时响起了沉闷的拳脚相接的动静, 见招拆招,一手逮住裴春争大马尾,乔晚咬牙:“放手。”

    裴春争抿唇沉声:“你先。”

    白皙修长的手指,一并攥住了乔晚脑袋上的蝴蝶结和头发,还往上提了提。

    她的蝴蝶结!这简直就是侮辱!!

    乔晚不甘示弱地拽住了对方乌黑的大马尾,也照葫芦画瓢狠狠往下一扯,面无表情地威胁:“快跟我的蝴蝶结道歉!!快点!!”

    裴春争看了她一眼。

    毕竟相处了十多年,曾经并肩作战,曾经亲密无间,他虽然知道乔晚这人表里不一,他倒没看出来,这总是把自己弄得一身是血,碰上昆山长老也算彬彬有礼,懂得进退的少女,竟然这么幼稚,也竟然……

    这么狠得下心。

    裴春争垂眸,姣好明艳的脸上表情变化复杂,白了又青,青了又白。心头像是打翻了什么东西,摇摇晃晃,五味杂陈,心有不甘。

    毕竟当初,一直是乔晚追着他没错。

    乔晚:“快点!快和我的蝴蝶结道歉!”

    裴春争垂下眼:“不道。”

    想了想,又攥紧了蝴蝶结,往上揪了揪,垂着眼看着乔晚脑袋上的蝴蝶结迎风招展了两秒,竟然鬼使神差地脱口而出:“先和我头发道歉。”

    乔晚:“你先向我蝴蝶结道歉。”

    少年寸步不让:“你先向我头发道歉。”

    乔晚毫不示弱:“蝴蝶结。”

    裴春争:“头发。”

    乔晚冷声:“蝴蝶结。”

    裴春争寒声:“头发。”

    在他答应她的心意之前,少女总是真诚地捧出一堆伤药之类的东西送给他。眼一眨,裴春争略微晃神,好像又回到了当初伫立在蒙蒙细雨中,乔晚结结巴巴,鼓起勇气问他,愿不愿意和她在一块儿。

    “当初……”裴春争抿得嘴唇泛白,“你并非如此。”

    乔晚:“并非怎么样。”

    “当初你……”

    乔晚愣了一秒之后,突然就悟了,忍不住吐槽:“谁暗恋的时候会揍人啊,喜欢一个人当然是想着要把最好的东西捧给对方了。”

    她又不是小学生。

    没想到,这句话,像是突然戳中了裴春争什么隐痛。

    裴春争突然就松开了手,本来就没什么血色的脸上,血色急速褪去,半天都没吭声。

    喜欢一个人,当然是想着要把最好的东西捧给对方。

    少年阖上了眼,捏紧了手,心里仿佛淌开了一团黏糊糊的,黑暗的东西,这东西沉默地淹没了这一颗心和四肢百骸。

    是吗?

    那乔晚……她是不是……把那些东西都给了别人。

    但是,转念一想,裴春争脸色难看。

    她给了别人又和他有什么干系,他本来就是为了笑笑才会接近她。

    少年松开了手,光洁如玉的脸上怔怔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好痛。

    乔晚坐在地上,默默把歪了的蝴蝶结重新扶正了,扭头看了眼裴春争。

    他脸都没擦,额头上还往下渗着血。

    乔晚稍微整理了一会儿思绪。

    既然已经回到了昆山,这些事还是早做个了断比较好,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前情旧爱,恩恩怨怨,不如就趁这个时候握手言和好了。

    但和前男友握手言和是需要勇气的,还没等乔晚主动开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