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昆山日常生活(1/3)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一众玄中弟子目瞪口呆。

    刚刚这两招……

    不是说乔晚是玉清真人门下弟子里面儿最没用的那个吗?刚刚这两招,第一招变化玄妙, 第二招掌气刚猛, 就连昆山弟子中佼佼者如翁回翁师兄也不一定能用得出来。

    这还是他们印象中的那个乔晚吗?!

    玉清真人都被一掌拍吐血了!

    “师父!”穆笑笑急白了脸,伸手就要去扶, 没想到周衍却伸出手, 垂眸揩了把嘴角的血沫。

    嗓音喑哑:“我没事。”

    穆笑笑颇为讪讪地收回了手, 眼里却冒出了点儿泪花。

    周衍抬眼, 看了眼蹲在柱子上的乔晚, 收回了手, 鲜血顺着指尖一滴滴地落了下来。

    男人往前走了一步, 衣摆上的飞鹤纹样也染了点儿血。

    周衍走得很慢, 每走一步,胸口气血淤积,一阵一阵地疼。

    乔晚从柱子上跳了下来, 往后倒退了一步。

    周衍停下了脚步。

    她在抗拒。

    当初是他牵着她手走上了玉清峰, 如今乔晚却在抗拒着他的接近,这个想法从脑中一闪而过,胸口一阵气血涌动, 周衍险些又咳出一口血来。

    转过身对其他玄中弟子道:“今日的课业到此为止, 你们先回去罢。”

    这一掌实在太过凶残,虽然心里这好奇已经快翻了天了,一众玄中弟子看了眼乔晚,还是硬生生地憋住了, 礼貌告退。

    玄中弟子一走,周衍沉默了良久,涩声道:“要怎么样,你才愿意原谅我。”

    整整几百年,他鲜少低头。

    这一句话还没说完,又咳出了点儿血。

    乔晚内心挣扎了一会儿,终于没再抗拒。

    周衍缓缓攥紧了指节,微不可察地轻松了口气,或许,乔晚只是嘴硬了些,到底心中还顾念着些旧情,这几百年来,周衍从来没发现过原来自己竟然也有这么怯弱的时候。

    男人喉口微滞,僵硬道:“晚儿。”

    少女却低下了眼:“我想要赤火金胎。”

    这话一出口,周衍如遭雷击,顿时怔在了原地。

    赤火金胎?

    这是他前段时间机缘巧合得来的,总共两份。

    乔晚她是为了赤火金胎而来?!

    男人的神情霎时僵在了脸上。

    这顺从,这所谓的顾念旧情,竟然都是为了赤火金胎?!

    她竟然是为了赤火金胎?

    周衍:“你是为了赤火金胎而来的?”

    “这赤火金胎我分成了两份,第一份,答应给你师姐铸剑,至于这第二份。”没说一句话,周衍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会儿,揩去一点儿唇角的血沫,“这第二份,我已经交给了问世堂。”

    乔晚顺着周衍的视线,目光一并落到了穆笑笑身上。

    穆笑笑眼眶微红,对上周衍的视线,忙摇摇头:“师父,这赤火金胎如今对我也没什么用,铸剑一事笑笑不着急。给问世堂的东西怎么好再拿回来。这份赤火金胎就交给晚儿师妹吧。”

    乔晚微微一愣。

    说实话,她没想过要和穆笑笑抢这份剑髓来着。

    “……赤火金胎我已经答应过你师姐。”

    他已经辜负过乔晚,绝不能再辜负笑笑。

    周衍缓缓阖眸,一字一顿,艰难地吐露了出来。

    当初将秋水含光剑交给晚儿,已经让笑笑受了委屈,更何况,就算多出了这一份,他如今也不能给,给了乔晚,她定会走得毫不犹豫。

    “除了这赤火金胎,其他我都能允你。是我对不起你。”

    少女黑黝黝的眼里平静无波。

    男人颇有点儿狼狈地避开了乔晚的视线:“我一定会帮你再找一样比赤火金胎更好的剑髓,由我亲自为你开炉铸剑。”

    乔晚很平静。

    平静地摇了摇头。

    几百能前,在北境战场,曾经一剑崩山,逼魔修拔营倒退数十里的玉清真人,铸剑的功夫也是天下一绝。

    乔晚丝毫不怀疑,这世界上还有比赤火金胎更好的剑髓,可惜这都不是她想要的。

    看着乔晚这幅模样,周衍突然微感慌乱。

    乔晚微微颌首,转身离开了洞府。

    穆笑笑上前一步,咬紧了唇,凄声道:“师父。”

    “笑笑。”周衍垂眸,“我或许真的做错了。”

    或许,他对乔晚这个徒弟本没有这么深的感情,但在这日复一日的,终究成了他看不开的心魔。

    ……

    总感觉更难办了。

    走出了周衍洞府,这面瘫脸险险一个没崩住,乔晚烦恼地挠了挠头。

    周衍这个回答,丝毫没出乎她的意料,或许她就不该尝试问出这个问题。

    现在一时半会儿也下不了山,不如回问世堂看看,看看能不能争取那另一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