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离间(1/3)

    许府,夜里,有人下榻,点上了油灯。

    身侧的床褥空空荡荡,许之恒今夜又宿在书房中。

    禾心影走到桌前,拿起一件外裳披在身上,看着油灯里跳动的灯芯,神情复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与许之恒之间,似乎蒙着一层看不见的隔阂。准确的说,是从上一次宫宴过后,许之恒就变得格外古怪。再后来,她在玉华寺上见到了同自己长姐同名同姓的武安侯禾晏,回到府中不久,禾如非就来府上探望自己。与其说是探望,倒不如说是试探。

    有些事情,一旦有了怀疑的苗头,就怎么都不能释怀。禾心影能感觉到,许家上下藏着一个大秘密,或许与自己死去的长姐有关,或许……与禾家也有关。

    她站在窗前,朔京的冬日极冷,这样冷的夜里,下人都回屋睡觉去了。禾心影看着窗外光秃秃的树枝,想了许久,终于披上披风,拿起一只油灯,出了屋。

    她动作很轻,走路走的很小心,没有惊动旁人。许家守夜的人守在正院外,不会进来。油灯的光很暗,只能勉强照的清脚下的路,禾心影摸黑走到了一间废弃的院子前。

    这间荒院,就是她死去的长姐禾晏曾住过的院子,纵然禾晏死后,许之恒也保留着院子的原貌。上一回禾心影就是在这里,看见了疯狂翻找屉柜的许之恒,她没能看到许之恒要找的究竟是什么就被发现了,这一回,眼下暂且四处无人,她想来看一看。

    这院子虽然现在并未有人住,院子里头的雪却被扫得干干净净,她走到禾晏的房前,房间并未上锁,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禾心影走了进去。

    屋子里散发出一股陈旧的霉味,阴冷又潮湿,禾心影微微诧异,不是说许之恒经常怀念长姐?可真要是怀念长姐,为何这屋子里却不打扫,四处落满灰尘,倒像是许久未曾有人踏足过,避之不及似的。

    禾心影拿着油灯四处瞧了瞧。

    这是一间女子的闺房,前面是架子,只随意摆着一些并不昂贵的花瓶摆件,中间有一张小几,上头覆着一层厚厚的尘土,茶盏和茶壶甚至还结了蛛网。再往里是一张大木床,比起来,这床倒像是要干净一些,铺了一层薄毯。这屋子看起来冷清空旷的要命,并不如寻常女儿家的闺房温馨精致,一进来,便觉得冷意扑面而来。

    纵然从前在禾家,禾晏回来居住没多久就出嫁了,但出嫁前的闺房,到底也是精心布置的。如果这里就是禾晏在许家从前生活的屋子,这屋子又保留着禾晏生前居住的原貌,那么,禾心影心想,自己这个早亡的长姐,只怕在禾家,过得并不如传言中的美满。

    如果说是因为眼睛瞎了,屋中不宜放太多的杂物免得绊倒主子,可这里的摆设和器具,都寒酸敷衍的要命。更无什么解闷的玩意儿,一个瞎子独自一人住在这么大的屋子中,若换做是自己,只怕早就被逼疯了。

    禾心影走到了桌前,上一回,她就是看到许之恒在这里翻箱倒柜不知道找什么,她抽出木屉,果不其然,里头空空如也,想来也是,若真要有什么,怕是早就被许之恒拿走了。

    她并没有察觉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将许之恒放入了一个对立的位置,对这位温柔体贴的夫君,再不如往日的依赖和信任,取而代之的,是防备与怀疑。就连往日里的温存和煦,眼下在禾心影的眼里,都成了虚伪。

    禾心影在屋子里走了一圈,将所有的木屉和架子都检查了一遍,一无所获,没有看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出来的太久,外头太冷,风直往膝盖处钻,她揉了揉发麻的腿,看了看那张相比较而言还算干净的床榻,坐在了床榻边。

    屋子里只有自己手中的油灯微微散发着光芒,坐在这里,莫名的就有几分诡异。安静下来的时候,禾心影就有些后悔,好端端的,来这里做什么。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听闻死去的人灵魂会在生前常住的地方徘徊,若是长姐在此……虽然是血亲,但其实她们之前并不怎么亲厚,而且,真要夜里见鬼,是可以吓死人的。

    禾心影忍不住握紧了床柱,这是她幼时养成的习惯。幼时胆小,一直跟母亲睡,大了一点后,不能和母亲一起睡了,有了自己的院子,禾心影一个人住的时候,还是很害怕。最害怕的时候,夜里就靠着床的里面,紧紧握住靠墙那一面的床柱,小声祈祷菩萨保佑。

    今日也是一样。

    不过,当她的手指顺着床柱往下滑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禾心影一怔,再伸手抚摸了一下方才的地方,察觉到了什么。她整个人爬上了床头,举着油灯往里看,突然发现在床柱靠墙的一面,有一块木头微微凸起。

    女孩子心细,手指往外用力一扣,那块木板便掉了下来,从里头露出一卷黄色的纸,似乎写着什么。她心跳的飞快,只明白这东西既藏在此处,必然重要得很。说不准先前许之恒要找的,正是这件东西。

    此处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有人过来,禾心影用力,从那块被刻意掏空的床柱里,扯住一本书卷样的东西,她赶紧将这书卷藏进怀中,又匆匆将床柱的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