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友人来访(1/4)

    朔京城里,近日流传出一则轶事,有人在贤昌馆的藏书阁纵火,那纵火之人被发现,自己葬身火海,藏书阁被烧了整整一架藏书,好巧不巧,正是当初飞鸿将军禾如非在学馆里读书时留下的手记。

    贤昌馆这么多年,最出名的也就是出了两大名将。而两大名将里,如果说封云将军是少年们心中仰慕的天才,那么飞鸿将军禾如非,则是常常被教书的先生拿来教育学生的典范。

    “要知道当年禾将军在贤昌馆时,学业不精,时常倒数第一,纵然如此,勤能补拙,如今还不是大魏悍将,所以,世上并非人人都是天才,可自由努力,也必能成就大事业。”

    禾将军作为一个“勤能补拙”的例子,单靠当时的同窗与先生嘴上说说是不够的,藏书阁里的手记便是证据。如今这证据莫名其妙被一把火烧去,朔京城里多少先生暗中怒骂那纵火犯好生缺德的同时,学馆里的学子们却是不约而同的欢呼雀跃。

    毕竟被逼着“以勤补拙”,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禾府上,禾如非坐在书房里,看向回禀消息的手下。

    “你是说,派出去纵火的死士,连尸体都没有留下?”他问。

    “正是。”

    “如非,”禾元盛眯起眼睛,“你可是觉得有什么不妥?”

    “不过烧了一架书,竟然就死在了火里,连尸体都见不到,总觉得有些蹊跷。”

    手下恭敬答道:“小的在贤昌馆附近打听过,藏书阁起火是真的,如今学馆里的学生全都回家了。馆长正在请人修缮被烧毁的书架……据说‘禾将军’的手记,一张也没有留下。”

    禾元盛思忖片刻,“如非,倘若不放心,要不要你亲自走一趟?”

    “不行。”禾如非断然拒绝,“如今正值多事之秋,我更要谨言慎行,贤昌馆刚刚失火,我再去,难免被人抓到把柄。上一次的事到现在还没着落,绝对不能掉以轻心。”想到上次的事,禾如非便气闷不已。他本就打定了主意要禾晏的命,至少是存着试探之意。但没想到那女人身手如此了得,幸亏他找的全都是死士,没能泄露秘密。最后本将所有的证据都推到了范家人身上,可衙门那头迟迟不肯结案,禾如非派人前去打听,才知道原是肖珏插了手。

    肖怀瑾对他那未婚妻极尽看重,现在看来,是想要为他未婚妻出头了。单单一个城门校尉的女儿,禾如非还不放在眼里,但肖珏的手段他早已听说过,连徐敬甫都没能在这人身上讨得了好处,当然值得忌惮。

    “罢了,既然手记已经烧毁,其他的不提也罢。”禾如非转了话头,“再过不久,乌托使者就要进京了。这个关头,还是不要惹事为妙。”

    禾元盛顿了顿,看向禾如非,“乌托人一旦进京,陛下势必要商讨主战主和,如非,我们禾家……”

    “爹,我们禾家,自然是主和了。”禾如非冷笑道:“且不说华原一战,我们已经徐相绑在一起,就算现在为了禾家自己,也必然只能站和。肖怀瑾已经与我们结仇,帮徐相就是帮我们自己。”

    “我当然知道,只是,”禾元盛的眼里闪过一丝精光,“我儿,当今朝中,四皇子呼声颇高,你看……”

    “四皇子呼声再高,也高不过徐相。”禾如非眉头一皱,“况且,大魏最重规矩礼仪,太子乃正统,四皇子又无母家支持。爹,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我们禾家就不能妄持中立立场,必须毫无保留的站在太子的一边。”

    禾元盛叹了口气,“为父也只是担心罢了。”

    禾如非目光掠过一丝嘲讽,他看向禾元盛:“爹,想要得到泼天的富贵,就不可能不冒险。当初妹妹走到大将军这一步时,就没有退路了。”

    禾元盛一愣,像是突然被戳穿心中的隐秘,面上浮起一丝尴尬,顿了一下,他站起身道:“既然你已经打定主意,就照你说的做吧,为父还有事在身,先走了。”他逃也似的离开了。

    禾如非望着禾元盛匆匆的背影,笑了一下,身子往后一靠,脸色渐渐阴沉下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整个禾家,都已经开始看他的脸色行事了。就算是禾元盛与禾元亮,与他说话的时候,也要小心翼翼。禾如非不止一次的听到府中下人说过,大少爷近年来性情怎么越发古怪,同过去格外不同,禾如非听到以后,就令人将说话的下人直接处死。几次之后,就再也没人敢在他背后嚼舌根。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禾家两兄弟,禾元亮胆小怯懦,圆滑狡诈,不堪大用,禾元盛倒是心狠手辣,可惜的是,顾虑颇多,万事不敢放手一搏。如今不过是出现了一个同名同姓的女人,又与肖怀瑾成了对头,做起事来便束手束脚,碍眼至极。

    他们又何尝知道,既要做大事,手中沾血不过是最平常不过。就如华原一战,他为了一绝后患,在此之前主动搭上徐敬甫,徐敬甫与乌托人间,亦有隐秘来往。不过是随口一说的事,过去禾晏手下的心腹,便统统葬送在那一场并不需要付出如此多代价的战役中。

    至此以后,了解飞鸿将军的人寥寥无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