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前缘(1/3)

    一秒记住 ..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香香不知什么时候,又偷偷地跑了回来,站在树下,安静的看着他们。

    禾晏愣愣的看着他:“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看你剑术长进不少,怎么还跟以前一样,”他懒洋洋的哂道:“又笨又矮。”

    这一句话,似将禾晏拉入当年,方才的窘迫与狼狈,不知不觉,消散不少。

    心中像是有暖腾腾的热意涌起,所有的不安,在这一刻尽数化为灰烬,她扬起头,笑意怎么也遮掩不住,“但你却和当年一般无二。”

    肖珏轻咳一声,转过头去。禾晏来了劲儿,不肯放过他,攥着他的袖子不松手,侧头问:“我这剑术,可是你亲自指点的。不过当年我还是男子装扮,你为何对我诸多照顾,难道那个时候,你就已经喜欢我了?”

    这话说的真不要脸面,肖珏嗤道:“我不是断袖。”

    “但你看起来就像个断袖。”禾晏恍然:“难怪燕南光那时候总是看我不顺眼,大抵是觉得我是什么男狐狸精,将他唯一能看做对手的天才也玷污了。”

    肖珏匪夷所思的盯着她,“你现在不难过了是吗?”

    “我本来就没有难过。”禾晏嘴硬道。

    “你刚才都要哭了。”他扬眉:“这么舍不得我?”

    禾晏脸上挂不住,反驳道:“我怎么可能哭,是你看错了。我自然舍不得你,我们之间,好歹也有同窗之谊。”

    “仅仅只是同窗之谊?”

    禾晏不管他,凑近他道:“你别岔开话头,你先跟我说,贤昌馆的时候,你为何要指点我剑术,你又不是助人为乐的性子,一定那个时候就钟情与我,肖怀瑾,莫非你真是个断袖?”

    肖珏脸色微沉,斥道:“胡说八道。”

    “那你倒是说说为什么。”

    这话,禾晏老早就想问他了,那个时候的自己与肖珏其实并无多深交,但肖珏却愿意为了一个贤昌馆里倒数第一夜里悉心指点剑术,勿怪燕贺想不通,就连她自己,都不太明白。

    肖珏笑了一下,“你还记得,刚进贤昌馆的时候冬至,京城东山狩猎场比试。”

    禾晏一愣:“我记得,怎么了?”

    她还记得就是在那个时候,前生第一次看见沈暮雪。冷清出尘的沈家小姐和丰姿如玉的肖二公子站在一起,就算以今生的眼光来看,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禾晏嘟囔道:“当时陛下亲临狩猎场,贤昌馆所有学子都要进场比试,获得猎物最多的学生可得赏赐,没有猎到猎物的学生没饭吃。这到底是谁想出来的主意,天寒地冻的,没有猎到猎物很正常嘛,怎么可以就苛刻学生饭食,让别人饿肚子!”

    说起此事,她现在都愤愤不平,原因无他,因为当时的禾晏,就是没有猎到猎物饿肚子的那一个。

    肖珏轻笑,道:“那不是你自己选择的吗?”

    “什么?”

    “明明已经猎到了兔子,却把它放生,”他转过头,看向禾晏,“不是你自己做的选择?”

    禾晏呆了呆,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怎么知道?”

    “因为,”肖珏弯了弯唇,“那是兔子,是我放的。”

    那个时候正是朔京的冬日,围猎场上全都被茫茫白雪覆盖,彼时肖家没有出事,徐敬甫也还不到只手遮天的地步,文宣帝心血来潮,亲临东山,观看贤昌馆学子比赛狩猎。

    本来只是学馆的一场比试弓马而已,因为天子的到来,必然要增加更多彩头。又为了让诸位少年更努力些,不要丢了贤昌馆的脸,学馆里不知是哪一位天才先生想出来苛刻规矩,猎不到猎物的,今日没饭吃。

    禾晏在心里把出这个主意的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她本来就武科就不甚出色,马术与箭术,更是烂的一塌糊涂。同这些少年们在一起,实在没有优势,毫无疑问,一进了围猎场,同诸位同窗兴高采烈,意气风发不同,禾晏简直格外无助。

    那时候的肖珏,毫无疑问,是所有少年中最惹眼的一个。匹马貂裘,颜华美好。不过须臾,马匹的身后,便系了长串的猎物。

    林双鹤作为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柔弱少爷,寸步不离的跟着肖珏,讨了不少好处,有没有猎物都没关系,反正到最后,从肖珏的猎物里分一两只,也就足够交差了。

    二人在围猎场的树林里走着,突然见不远处,有一只灰色的羽箭从斜刺里飞来,准确无误的刺中了……一块石头。

    二人顿了一顿。

    很快,从树林里跑出一个矮小的身影,她跑到石头边,用力将箭矢拔出来,看了看,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叹了口气,自语道:“围猎难,难于上青天!”

    肖珏、林双鹤:“……”

    他们都认出来,这戴着面具正长吁短叹的,是贤昌馆那位倒数第一的仁兄禾大少爷。

    林双鹤先前与禾晏“一同进步”,已经对禾晏有了一些难兄难弟的惺惺相惜之感,见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