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八章 找到了(1/2)

    最关键的是,交过手照过面后,才分开多久,充其量也就是一天的时间,怎么就这样了?

    这得是犯了多大的事,竟直接关在了神狱大牢,令人甚是费解。

    “左大人,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都是自家弟兄,不用客气。”

    喝了口酒的左啸从低头轻叹了声,“心意我领了,不用了,还是按规矩来吧,闹得再加刑十年就没劲了,也没必要连累大家。”

    “左大人不用担心,是神将李大人亲自发话了的,说你不是犯人,只是受惩,和犯人还是有区别的,可以关照。”

    左啸从愕然,“李大人?他怎么会传话指名到我头上?”

    “您不知道吗?康大人已经离开了神狱,现在考核由李大人亲自接手了。”

    李如烟?林渊心神一震,李如烟接手坐镇了考核?

    几乎一直挽着他胳膊不放的燕莺察觉到他的胳膊绷了一下,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神色显得有些凝重,有点奇怪,六神将之一的康煞都不放在眼里,同是六神将之一的另一位,为何会导致反应不一般?

    临阵换将?左啸从愣怔了好一会儿,忽仰天而叹,“看来是我连累了大人。”

    “连累?左大人,您突然间被送到了这里来,究竟犯了什么事,为何会连累到康大人?”

    左啸从欲言又止,然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不能说,被抓来前已经被下了封口令,让他不得向任何人泄露发生了什么。

    然林渊已经猜到了,联想到左啸从在九号考点冲上来要和自己打第三场,却被人给紧急制止了,估计是和自己考核的事有关,触碰了考核规则。

    能连累康煞,能把康煞给调走,又能把李如烟给调来的人,整个荡魔宫除了杨真还能有谁?

    触碰了考核规则,做做样子给人看,以证明荡魔宫的军令如山,这也符合杨真道貌岸然的办事方式。

    既然是杨真干预了,他能猜到左啸从是被下了封口令,自己当时把九号考点的执考人员给气成那样,且无处发泄,凭杨真的谨小慎微,不担心影响后面的人考核才怪。

    “左大人,放心,说是十年,有康神将帮你说话,你在这里呆不了多久的。”

    左啸从苦笑,“这次估计是二爷下令,二爷的脾气咱们都知道,无特殊原因,恐不会打什么折扣,唉!”

    “二爷?”不少人吃惊,“您犯什么事了,竟让二爷下令处置您?”

    犯什么事了?左啸从摇头,还是不肯说,继续抓了酒壶喝酒。

    再听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林渊盯着左啸从眯了眯眼,扯了扯胳膊示意了一下,与燕莺从这边离开了。

    把这一层的囚犯又观察了一遍,两人再次转到了通往上一层的楼梯。

    燕莺在他耳边微声道:“李如烟我听说过,职权好像是专司监察荡魔宫内部的,你好像对他比较关注。”

    林渊微声回道:“你哪天若碰上此人,定要特别小心。”

    燕莺:“为何?”

    林渊:“此人心思缜密,与之隔空交手,我从未在他手上占过便宜。几次想找机会除掉他,然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他几乎从不把自己置于险地。还有一点,几乎没人见过他出手,仙都大战他也缺席了,此人实力到底如何,凭我们的消息渠道,竟一点都不清楚。

    早年,霸王有过机会对杨真下杀手,但都因为此人的突然介入和预防,导致我们不得不作罢。

    荡魔宫六神将中,此人几乎从不参与任何打打杀杀,算是深居幕后的一个,给我的感觉是,很危险。

    离开十号地点时,我误以为还是康煞坐镇,差点轻视,幸好因监拍的飞行法器令我忌惮小心,加之对谢燕来五人的底细不够了解,连他们五个也瞒了,否则稍有异动定逃不过此人的眼睛。”

    燕莺暗暗惊讶,还是头回见这位如此忌惮某一个人,算是警惕着记下了这个李如烟。

    眼看台阶层层而上,她又试着问了句,“我看关在这里的人,基本上连毛发都没了,肤色亦大变,估计与原来的样貌有了很大的变化,你确定见到还能认出其面目?”

    林渊:“我没见过他们面目,估计知道他们真面目的人也不多。”

    燕莺吃惊,“没见过?那这样一间间找如何有用?是不是要想办法从守卫口中打听一下?”

    林渊:“之前也想从守卫口中想办法,但看这里的情形,反倒简单了。十三天魔都未见过彼此的真面目,但霸王与另十二位都交过手,都被霸王打伤过,正因为不知他们真面目,霸王下手时特意在他们身上留了点特别的记号,以备来日。记号由筋骨而发,除非他们能自挖筋骨,否则只要他们确实关在这里,我就能认出。”

    那就好办了,燕莺略颔首,又好奇道:“霸王这么厉害,其他名震天下的十二天魔都被他打伤了?”

    林渊不置可否。

    两人逛到到了第三层,真的是如闲庭漫步般的闲逛。

    左右观看牢笼囚犯情况时,林渊突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