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三章 闭门(1/2)

    对神狱的环境来说,巨灵神的作用不小,这下大家真的是少了个大助力。

    换句话说,白天都丧失了外出的行动能力,一天的时间被斩了近半,难怪这次的考核要考一个月。

    看似宽松的考核时间顿时紧迫了起来,毕竟这十号考场要搞的花样太多了。

    唰唰蹿来的熟悉声音再次响起,几人抬头看,发现那些讨厌的飞行法器又出现了。

    既然不能拒绝,也只能是任由,好在雨停了。

    星空下,林渊开始打量眼前的环境,一眼看去,地形的确很复杂的样子,而考场外的地形则比较平原。

    若整个考场的环境皆大致如此的话,也就意味着大趋势上所有学员来到后都要被困在十号考场内,白天不能行动,不容易跑远了。

    看了看四周后,林渊当众抓出了一沓传讯符,当众施法化作了灰烬飘散。

    谢燕来五人面面相觑,不知这位师兄又在干嘛,又想联系各考核队伍不成,咱们想要的帮助,各组也给不了啊!

    其实林渊也没干别的什么,就是对各考核组体现了一下老学长的关怀之情,向各队告知了一下九号和十号考场的情况而已,让各队心里有数。

    一队驻扎在此的人马,也都注意到了林渊的举动,也不催促几人进入考场,随便的意思很明显。

    监考中枢内,李如烟顺便看了眼抵达十号地点的林渊等人,顺手落子之际略怔,棋子迟迟未落下,因为也看到了林渊同时使用一沓传讯符的举动。

    祁入圣观其行为,也回头看了眼。

    啪!李如烟落子,笑道:“这个林渊有点意思,不知祁兄怎么看?”

    祁入圣闻声伸手摸进了棋瓮,观摩着棋盘战况,“什么怎么看?”

    李如烟摇着羽扇,“听到一些传言,说龙师在灵山多年,暗中经营有自己的势力,这个林渊就是那些势力调教出来的,据说这次来者不善,是要来为龙师当年的死讨个说法的。”

    祁入圣身为灵山总教之一,不会承认龙师暗中经营势力的事,“无稽之谈。”

    李如烟:“林渊之前在灵山三百年,修为什么的你们灵山是掌握的最清楚的,一个三百多年不能毕业的人,却在短短几十年内突然开了窍,实力突飞猛进,除了龙师方面的调教,你觉得诸界还有几人能做到?”

    祁入圣:“人生际遇谁说的清楚,譬如神将你,当年不过人间山野一修士,可曾想到会有今天?早年的我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灵山当老师,都是臆测罢了。”

    李如烟呵呵道:“据我所知,祁兄和林渊早先并无任何交际,能帮着说话,看来灵山诸位还是心向龙师的,我大概明白了某些人为何会推出这个林渊,也大概明白了为何要出现在灵山。换了是我的话,我就赖在灵山不走了。”

    祁入圣心头猛然触动,眉头跳了跳,摁下心绪徐徐道:“据我所知,神将你的职责只是监查荡魔宫上下人员,没想到对荡魔宫之外的事也感兴趣。”

    李如烟挥手羽扇,遮挡在了棋盘上,忽又拿开,再次露出星罗棋布的棋子,抬了抬下巴,“都在棋盘里,哪有什么内外之分。人微言轻,闲来随便聊聊罢了,祁兄不要多想。”

    祁入圣玩味道:“荡魔宫威震诸界,而神将你又是令荡魔宫上下噤若寒蝉的人物,我听说荡魔宫上上下下对你之畏惧更甚二爷,若连你都算人微言轻的话,那还真是没处说理了。”

    李如烟微笑,“没那么玄乎,职责所在罢了,棋盘上,冷暖自知。”

    祁入圣调侃,“我听出了高处不胜寒的味道。”

    李如烟哈哈大笑,目光在祁入圣胡须上盯了盯,又落在了棋盘上,“祁兄胡须断了几根,自己掐断的?”

    “胡须?”祁入圣错愕,一时没反应过来。

    不过大笑声已是引得监考中枢的人纷纷看来,不知两人谈了什么谈的如此开心……

    路上不时能看到夜间生长的发光植物,林渊领着几人漫步,慢慢走进了考场,不慌不忙的样子,盯上的几十只飞行法器依然跟随紧盯。

    看了眼空中的讨厌东西,林渊招呼了一声,“走吧。”

    他率先飞去,谢燕来五人立刻起身追去。

    六人就这样一路飞飞停停,见到地面的妖兽,林渊都没有停下的意思,只有见到洞窟时,才会停下带着几人进入查看。只要发现洞内深处有妖兽藏身,林渊又会带着人立刻退出,快速离去。

    事实上,只要是能躲避白昼高温的洞窟,基本上都有妖兽藏身之地的迹象。

    一路这般反反复复,途中谢燕来忍不住问了句,“师兄,咱们在干嘛?”

    林渊:“找一处合适的藏身之所歇着。”

    歇着?几人惊讶,谢燕来不得不提醒道:“师兄,一个月过去了几天,剩下的时间再折算掉白天的话,够我们为考核活动的时间也就十来天,要做的事情很多啊!”

    林渊:“不急,等到其它各组都到了再说。”

    好吧,他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