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平行清穿56(1/2)

    乌灵珠侧身用身体遮挡,从枕头底下摸出一物,是一个黄色玉瓶;色泽鲜亮透彻,一看就是好玉。

    “福晋,这是什么?”田嬷嬷疑惑,房间里的一切都是她、苏嬷嬷和完琦再收拾;尽早是她收拾的,她记得枕头底下没有这东西来着。

    “这是一种灵药,里面还有一粒,当初老喇嘛给了我两粒。”乌灵珠打开玉瓶,清新的药效飘荡而出,稍稍一闻便知是好东西;普通的药可达不到这种程度,就是道士炼制出来的丹药也不会有这么浓郁的药香。

    田嬷嬷心底信了七分,“福晋,真是灵药?”

    “嗯,我只吃了一粒便觉好了大半,你和苏嬷嬷完琦都该知晓我之前是什么样儿;现在又是什么样,很好分辨的不是嘛。”乌灵珠点头,“所以,你们三儿都不必担心我,更何况,我做事何曾没分寸过?”

    田嬷嬷沉默了,伸手把瓶子盖好,“福晋收好,不要让他人知晓;有这种好药,若是被上面的人知晓,您可留不住。”

    “我明白,我连胤禛都没说,就是为了留着以防万一。”

    乌灵珠话音刚落,天空响起一道惊雷,轰隆隆的震天响,乌灵珠忙收了话茬,把玉瓶塞进枕头底下,妈惹,狗天道。

    田嬷嬷抬头看了看窗外,“怎么又打雷了,秋雷不是好征兆。”

    狗天道,尽整这些唬人玩意儿。

    “嬷嬷,这些话不能在外说。”

    “奴婢知晓,这事儿怕是皇上要询问了;您吐血那天也打了雷,这才多久又打雷了,莫非是预示着什么事儿?”田嬷嬷心底忧虑,没往乌灵珠身上想。

    乌灵珠摇摇头,“管他呢,爱打雷就打雷呗;田嬷嬷,我修养这几天善堂的管事可有话传来?”

    “还不曾。”田嬷嬷问道:“可要奴婢去看看?”

    “去看看也好,也瞧瞧善堂内的孩子们生活的如何;京城若是还有十岁以下的流浪儿,调查清楚以后都送到善堂去。十岁以上的没问题就送到城外庄子上去,那里能给他们一个安稳的居所;前提是,他们要为我干活,庄子里的活计都要干,让庄子的管事好好分配。”

    “人员分配上若有困难及时向我汇报,城外的庄子还是小了点儿,才五百亩;你琢磨琢磨,在城外多买几个大庄子,对外就说我们要用来种的。”收留太多孩子也怕外界那些人生疑,认为他们在提前培养人手。

    她是有这个打算,现在却不是曝光的时候。

    “是,奴婢明日晌午去。”田嬷嬷说完,又皱了眉头,“福晋,您已经醒了一个时辰,该休息了。”

    乌灵珠扶额,“嬷嬷,我说过很多遍了,我已经没事儿了。”

    “哦,这是四阿哥吩咐的。”田嬷嬷绷着脸,这会儿已经不想和她理论了,只要让她睡就行。

    乌灵珠:“.......”

    “行叭,胤禛说的就胤禛说的。”乌灵珠翻身躺床上,拉上被子,一秒呼吸平稳;意识已经进了空间,空间里灵气丰沛,呼吸一口气息都是灵气。

    蹲在七彩宝莲的灵池边儿,乌灵珠瞧着已经日渐成熟的七彩宝莲,心情好的不行;上一次收集的七彩宝莲只剩两粒了,这会儿能收割正好。还是有时间加速阵法爽,抬头看向其他的灵药田,乌灵珠突然很想把他们全部都加上时间加速阵法。

    这个阵法还是得来的传承里有的,只是,以前没怎么用到。

    空间外,后院正屋里。

    田嬷嬷坐在床边,搬了一个针线篓子过来,再端根小板凳蹲坐在床边做针线;之前福晋还说没事儿了,瞧瞧,这不就马上睡着了么,就是不能太任由福晋胡来。

    傍晚时分,胤禛回来时见到的就是这一幕。

    “田嬷嬷。”

    “奴婢见过四阿哥。”田嬷嬷压低音量,“福晋从上午睡着后就没醒来,这会儿应是快醒来了。”

    胤禛点点头,复而脸庞轮廓硬朗了几分,“福晋没用午膳?”

    “是的,福晋一直未曾醒来,午膳也不曾用。”她出了吃午饭一直做针线,给福晋准备的这套新衣裳已经快做好。

    “怎的不叫醒福晋?”胤禛满目不悦。

    田嬷嬷心下一颤,“回四阿哥,福晋睡的正熟,叫醒了福晋又不肯休息了;按照太医们常说的,午膳少吃一顿无事,还能为身体排毒。”

    胤禛想到宫里那些太医的说法,生病了饿着,饿两天就好了;没事儿少吃一顿也没事儿,就当排毒,瞪视脑门青筋暴跳,都是些不省心的。

    “去让人传膳。”

    “是,奴婢这就去。”田嬷嬷抱着针线篓子站起身,走过胤禛时顿了顿,“四阿哥,福晋想吃卤的猪头猪蹄猪尾什么的,厨房这会儿该是做好了;福晋瞧着很想吃,您劝劝。”

    “爷知道了,去传膳,福晋想吃的都端上来。”胤禛打发走了田嬷嬷,行至床边,床上的人儿这会儿还呼吸平稳;乖巧宁静,胤禛忽然有些明白田嬷嬷为何不愿意叫醒她了。

    不过,不舍得叫醒也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