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困兽之斗(1/2)

    感谢:纷封一十七、独奏的吉他的月票支持!

    …………………

    宝鼎?

    牢笼?

    生死绝境?

    或者说,困龙之地?

    管它什么地方,人还活着。

    但有三寸气在,便要折腾到底。

    无咎盘旋而坐,双手结印,双目微阖,发梢飞扬,衣衫鼓荡。

    浓稠的仙元之气,在四周飞快的旋转,并蔓延至十余丈、二十余丈。一度肆虐的烈焰真火,似乎不堪元气的吞噬,竟随之渐渐后退。而汹涌的元气复又随着旋涡回转,源源不断涌入他的体内,充斥着他的经脉、气海。曾经消耗的法力修为,竟然随之缓缓的回归。

    无咎突然舒展双臂,挥袖一甩。

    数万晶石出手的瞬间,“砰、砰”爆碎殆尽。仙元之气的旋涡,变得更为浓烈凶猛。便彷如一头猛兽在横扫四方,只待冲破束缚,摧毁禁制,将天地据为己有。即使不远处的几堆白骨,也被强横的古阵之威碾成粉碎。而疯狂的气机爆发过后,好像万源归宗,又似怒涛奔海,咆哮着、盘旋着倒卷而来。

    无咎行功之余,眉梢微微耸动。

    怒涛狂流之中,有所异常。浓郁的元气之外,多了妖气、阴煞之气与莫名的存在。倘若尽数涌入体内,后果难以想象。

    他掐动法诀,肩头多了两道幻影,与他的相貌没有分别,却仅有半截身子,使得道祖法相的三头六臂再次呈现,也使得他吸纳与行功的进境为之顿然倍增。

    他稍神作书吧迟疑,又是挥袖一甩,前后左右多了四团黑影,正是四大凶兽之魂,突然面对汹涌的元气,各自有些不知所措,庞大的身躯竟缩成一团,却仅仅过了片刻,争相张开大嘴而疯狂吸纳起来。

    而无咎仍未神作书吧罢,抓出魔剑摆在面前,随着法诀指引,精纯的元气涌入魔剑天地的阵法之中。

    “无咎……”

    “灵儿,切莫错失机缘,随我修炼——”

    无咎传音叮嘱一句,手中举起一个纳物戒子。

    有道是,天无绝人之路。

    此番落败遭擒,他已是劫难逃脱。五位原界高人先后葬身此地,他自认没有侥幸之理。谁想鄢周子临终前的提醒,为他带来转机。尤其是五位高人留下的五色石,足有六、七十万之多,使得他的月影古阵得以施展,及时遏制住了宝鼎的杀阵之威。而最终能否打破牢笼、绝境逢生,在此一举。

    无咎挥动戒子,最后的十多万块五色石飞了出去,霎时晶光爆闪、元气爆发,凶猛的漩涡变得更为疯狂。他趁势掐动法诀,伸展双臂缓缓抬起。怒如狂涛般的气机涌向四大凶兽、涌向他的体内,涌向他肩头的幻影,涌向他面前的魔剑。月影古阵也随之失去控制,吞噬天地的威力蔓延扩展。四周的烈焰不堪抵挡,呈现出崩溃消散的迹象。元气漩涡更为势不可挡,浩浩荡荡横扫而去。

    “锵、锵——”

    峭壁震动,符文闪烁,并发出阵阵回响,犹如闷雷撞击般的震荡不绝。

    那并非石头峭壁,而是精铜炼制的鼎炉之壁,不仅异常坚固,并且嵌有阵法禁制。想要将其击破,看上去并不容易。

    无咎抬眼一瞥,眸子里闪过一丝忧色。

    不过,随着元气的吸纳,消耗的法力修为已恢复如初。而境界也随之提升,一步步奔向天仙九层的圆满。与此同时,他眉宇间多了一点光芒,仅有指头大小,却黑白盘旋,散发着莫名的威势,并与他气海中的光芒,以及肩头的两尊幻影遥相呼应而气机相连……

    “锵、锵……”

    月影古阵冲击着鼎壁,刺耳的响声震动四方。

    片刻之后,元气漩涡如旧。

    而冲击的声响,竟渐趋减弱。那疯狂的元气漩涡,便如井中的波澜,即使不断的吞噬法力、撕裂禁制,却终究难以化神作书吧惊涛破壁而出。

    无咎眼中的忧色,又加重了几分。

    如同牢笼般的铜鼎,虽为阵法支撑,却隔绝天地,束缚了月影古阵的威力。一旦数十万晶石的元气耗尽,他将无计可施,最终只能重蹈五位家主的厄运而身陨道消。

    此时的状况,犹如黑暗中亮起一点星火,尚未带来惊喜,便要眼睁睁看它熄灭。

    唉,求生不易!

    却不敢放弃啊!

    无咎一边留意着四周的动静,一边行功不止。浓稠如水的仙元之气,持续不断的涌入体内。不知过去多久,他的耳后响起一声炸鸣,随之龙虎咆哮而元力奔腾,他天仙九层的修为境界终于圆满。

    他却没有丝毫的惊喜,反而有些茫然。

    白色的元气旋涡,依然充斥百丈方圆,而月影古阵的威力,却在慢慢的减弱,随之冲击洞壁的声响,也变得若有若无。

    而他手上的五色石,已然告罄,失去加持的古阵,亦将崩溃消失!

    折腾到底,只是徒劳?

    拼命挣扎,依然还是死路一条?

    倘若不能绝境求生,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