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此番惨也(1/3)

    感谢:蛮神书友57013513、o老吉o的月票支持!

    ………………

    雪原上。

    坐着三位老者。

    数万青龙郡弟子,已不见了踪影。

    三位高人最终还是达成一致,即使擒获了贼首,也不能放过贼众,务必要将原界的修士斩尽杀绝。

    所擒获的贼首,又在何处?

    三人环绕之间,是尊铜鼎。因法力的加持,铜鼎并未恢复原形,依然有着丈余大小,在雪堆里闪烁着隐隐的光芒。

    所谓的贼首,便被禁锢在铜鼎之中。

    擒他,着实不易。

    遍布四周的雪坑,与斑斑的血迹,以及数十里外坠毁的凌霄城,足以见证着那场大战的惨烈。

    只要他一日不死,玉神界便一日难以安宁。

    而如今过去三日,那人依然活着。

    “哼!”

    玉介子从静坐中醒来,禁不住暗哼一声。

    吞服了丹药,又静修三日,他的伤势已无大碍。不过,伤他的仇人,虽然近在眼前,却偏偏无可奈何。

    铜鼎为垓复子所有,旁人驱使不得。而那位白凤郡的长老,仍在忙着调息疗伤。

    玉介子摇了摇头,传音道:“普重子长老,若是你的玄蛟鼎,或我的玄龙鼎擒获公孙无咎,何来如此周折?”

    普重子吐了一口浊气,缓缓睁开双眼。

    “尊者炼制的四尊宝鼎,威力迥异、用处不一。垓复子长老的玄凤鼎,更为擅长禁锢之术。换作你我,未必能够生擒公孙无咎!”

    “而这般耽搁下去,要到什么时候?”

    玉介子有些不满。

    垓复子趁着他与普重子的联手强攻,终于偷袭得手。而三人皆遭重创,可谓是代价惨重。如此倒也罢了,却要守在此处,陪着垓复子疗伤,等他由诛杀贼人。

    “玉长老,稍安勿躁,你我也亟待疗伤,原界贼人已无处可逃……”

    普重子劝说道。

    “哼,两位也想前往玉神殿吧?”

    “此话怎讲?”

    玉介子冲着普重子投去淡淡一瞥,而对方却神色躲闪。他暗哼一声,拈须道:“两位将我拖在此地,以便八郡子弟前往玉神殿。若非不然,两位又何必扶老携幼而来?”

    “这个……长老法眼如炬……不过……”

    普重子难以隐瞒,竭力辩解。

    而玉介子不予理会,自顾说道:“据传,元会量劫将至。苦战已久、且伤亡惨重的八郡神族,已无心围剿贼人,于是将其往西驱赶。八郡趁机阖族尽出,随后追杀,企图借助贼人之势,闯入玉神海与玉神殿!”

    普重子神色尴尬,无奈道:“贼人侵扰玉神界至今,已过去一年多,刑天与数位长老先后战死,却始终不见尊者过问。我与垓复子长老,是怕……”

    “是怕末日到来,无人理会神族的死活?”

    “各郡早有传言……”

    “传说玉神海内,有通天法阵,可直达九霄,而远离灭世之劫?”

    “嗯……”

    “你与垓复子,便不顾玉神殿安危而纵容贼人西去?便不怕尊者动怒,惹来灭族之祸?”

    “这个……”

    面对玉介子的质问,普重子无言以对。

    神族虽然担当着守卫重任,却

    不能擅离属地。故而神族的长老,对于玉神殿也所知不多。而那场传说中的浩劫,过于恐怖;围剿贼人,又得不偿失。于是他与垓复子等人达成一致,便是带着族人前往玉神殿,以求摆脱厄运,摆脱那场灭世之劫。也正是因为如此,使得原界得以逃脱,

    “玉长老,我神族各郡也是迫不得已……”

    普重子沉默片刻,如此说道。

    而玉介子敲打了这位赤蛟郡的长老之后,似乎已达到用意,不再继续追究,提醒道:“事已至此,唯有杀了公孙无咎,剿灭原界余孽,或能将功补过!”

    “玉长老深明大义,但愿玉神殿无恙……”

    “呵呵,即使两万贼人能够穿越结界,也休想靠近玉神殿半步……”

    便在此时,尚在疗伤的垓复子,突然打出一道法诀,埋在雪堆里的铜鼎随之微微震动、光芒大作。

    玉介子与普重子扭头看去,诧异道——

    “出了何事?”

    “公孙无咎……他毁我宝鼎之灵,哼……”

    垓复子强催法力,牵动伤势,闷哼一声,嘴角溢出血迹。他继续打出法诀,后悔道:“鼎灵为尊者所赐,加持仙尊法力,一旦损毁,玄凤鼎威力大减,只怪我伤势在身而一时大意,两位助我……”

    “公孙无咎已困入鼎内,岂有还手之力?”

    “是啊,他与你我苦战多时……”

    玉介子与普重子难以置信,又无暇多说,只得各自打出法诀,帮着垓复子驱使宝鼎、催动杀机。

    ……

    一道道亮光,像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