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你死我亡(1/2)

    “轰——”

    半空中,金斧与金剑对撞。

    震耳欲聋的轰鸣中,斧影溃散、剑光倒卷。

    与之瞬间,又是巨响不断。

    “轰、轰——”

    白色大鸟溃不成形,赤色的火蛟疯狂乱窜,而风雷银刀也栽下半空,数十鬼魂湮灭殆尽。法力余威随之反噬而至,竟如狂飙横扫而势不可挡。

    无咎的身形摇晃,强行支撑,打出法诀,召回金斧、长刀与玄鬼令。

    却见玉介子、普重子与垓复子,只是稍稍后退,转而再次扑来,攻势更为凶猛。

    以一敌三,即使吃亏,也无从躲避,唯有硬拼!

    无咎挥袖一甩,六色剑芒破空而出,汇聚爆发的瞬间,化神作书吧万千剑芒狂袭而去。而他施展的星雨落花的神通刚刚逼退垓复子,一道银光呼啸而至。他急忙抬手掐诀,挥动右掌,一团黑白光芒霍然腾空,逼得银光倏然停顿而呈现出一尊数丈大小的银色圆鼎。而与其同时,又一道白光到了头顶。森然的杀机,更为强大莫测。他只得强催法诀,抬手一指,随之虚空片片震碎,凶猛的威力逆势强攻。一尊白色的四方玉鼎现出真身,犹在他头顶十余丈处旋转不停、威势莫测。他一时无从摆脱,唯有全力抵抗。

    此时此刻,夜色渐深。

    而深沉的夜空之下,却是光芒闪烁、杀机狂乱。

    万千剑芒,化神作书吧星雨落花,在黑暗中卷起一道数百丈的狂流,逼得垓复子连连败退;一尊玉鼎与一尊银鼎,分别挡住了一团玄月般的黑白光芒与虚空的破碎逆袭之势。而那尊白玉打造的方鼎,不仅遏制了无咎的反攻,强大的杀机所致,竟使他僵在半空而难以脱身。尤其他接连施展三式神通,已是疲于应付,如今被迫强拼修为,顿时有些力不从心。

    而两位神族的长老,岂肯错过时机,各自双手齐挥,源源不断的法力狂涌而出。白色的方鼎与银色的圆鼎,随之光芒大盛而威力倍增。

    无咎腹背受敌,更添几分窘迫,他所祭出的三式神通,也渐渐的难以自如。

    “砰”的星雨落花消失,六色剑芒盘旋而回;圣兽之魂支撑的黑白光芒,已失去玄月的光华;破碎的虚空之力,同样的余威渐尽。而两尊大鼎,如同巨石降落,虽然缓慢,却愈来愈近。

    与此同时,垓复子不失时机的从远处扑了过来

    无咎悬空而立,摇摇欲坠,他三头六臂的道祖法相,也虚实不定。而眼看着头顶的玄月之光渐趋黯淡,指碎虚空的神通难以为继,愈来愈近的大鼎已逼得他透不过气来,他像是无力招架而猛然收回法力。

    玉介子与普重子的修为,极为强大,即使单打独斗,他也未必能够战而胜之。更何况是以一敌三,还要面对威力无穷的宝鼎,他根本没有丝毫的胜算。而此时一旦落败,没人能够救他,等待他的唯有死路一条。

    便在他收回法力之际,两尊大鼎已呼啸而下。

    与之刹那,他的双手拍在胸前,“砰”的光芒闪烁,人已凭空消失。

    而玉介子与普重子早有所料,大鼎落空的瞬间,双双失去踪影。垓复子不甘示弱,紧跟着飞遁而去。

    果不其然,十余里外有光芒闪烁,从中冒出无咎的身影,而他尚未逃出重围,百丈外又是光芒闪烁,遂即现出另外三道人影,正是追赶而来的三位神族长老,再一次将他困在当间,两尊大鼎也如影随形般的霍然而至。

    他所施展的遁法,虽然远胜于他的闪遁术与青龙变,却是来自于神族的《玉神九经》,又如何躲得过三位长老的追杀。他似乎颇为惊愕,顿时愣在半空之中。

    “砰——”

    银鼎砸落,人影四分五裂;玉鼎随后而至,喷射出炽白的烈焰。碎裂的人影,瞬即灰飞烟灭……

    而两位神族长老,却是微微一怔。

    便于此刻,一声叱呵响起——

    “该死的老儿,纳命来——”

    玉介子与普重子回头观望,只见十余丈外,闪出一道人影,正是死而复生,或施展假身术躲过必杀一击的无咎。而他并未趁机远遁,反倒是疯狂反攻。他肩头的道祖法相,更是脱离本尊,化神作书吧两道幻影,一个扑向普重子,一个扑向垓复子。而他的本尊,抬手一指,顺势抓出神弓,“嘣、嘣、嘣、嘣”四道烈焰箭矢怒射而出。

    玉介子始料不及,抽身暴退,却法力迟滞,禁不住身形一顿。而便是这稍稍的停顿,四道烈焰箭矢已到了面前。他急忙挣扎,全力催动法诀。尚在盘旋的玉鼎倒卷而回,“轰、轰”挡住两道烈焰。怎奈攻势过于凶猛,且近在咫尺。另外两道箭矢擦过玉鼎,咆哮而至。他脸色大变,强行祭出一块玉符。却听“轰、轰”巨响,护体法力崩溃。他惊怒之余,恨恨抬手一指……

    与此同时,一道虚幻的人影扑向普重子。

    普重子与玉介子的遭遇相仿,也是猝不及防,身形僵硬,想要召唤银鼎为时已晚。谁料对方挥舞双拳之际,竟然玄冰突降,霎时将他困在半空,再也动弹不得。紧接着一头猛虎张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