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战魂犹在(1/2)

    感谢:蛮神书友57013513的捧场支持!

    ………………

    雪丘上,依旧是矗立着一人一旗。

    一人,身影孤单,手持酒坛,昂首痛饮;一旗,布满血污,破损不堪,迎风招展。

    雪丘的百丈之外,便是坠毁的凌霄城。城中的围墙与屋顶之上,聚集着成群的原界修士。众人在默默的守望,或等待着生死时刻的到来。

    虽然大雪早已停了,却薄云当空,日月不明,天光未晴。

    而从清晨至正午,并无异常。只是远处的人群,愈发的密集。彻骨的寒风,也更为的猛烈。

    正午过后,天光渐趋朦胧。

    无咎的脚下,滚落着十余个空酒坛子。而他兀自饮着酒,仿佛要借着酒的火烈驱逐心头的寒意,又仿佛要饮罢荒凉,将他满腔的豪情化神作书吧四方春色。

    “啪——”

    “呼——”

    无咎扔了空坛子,长长吐了口酒气。

    天近黄昏。

    春色未见,四方倒是阴霾渐起。且心头的寒意,似乎又浓重了几分。

    就此远望,渐起的阴霾化神作书吧乌云升腾,继而呈现出数十万的人影、兽影,从千里之外浩浩荡荡涌来……

    无咎伸手抓起面前的铁棒,破损的战旗似有不甘,依然随风飘扬,猎猎神作书吧响。他看着上面卷动舒展的“破阵”二字,不由得剑眉斜挑而神色追忆。

    这面战旗,来自神洲有熊的破阵营。当年的他为了报仇,子承父业,投效王庭,成了破阵营的将军。边关战败之后,八百弟兄伤亡殆尽。他被迫踏上逃亡之路,而临行之前,没忘了带走破阵营的战旗,只为随身珍藏而缅怀纪念。

    战旗虽破,战魂犹在!

    曾几何时,他与兄弟们驰骋沙场,冲锋陷阵于千军万马之中。彼时彼刻的处境,是那样的艰难,而他依然悍勇无畏,搏命求生,最终冲出重围,并报了灭家之仇。如今的他,已是傲视宇内的天仙高人。纵有艰难险阻,又何所惧哉!

    正如破阵营的誓言:破阵威武,所向披靡。又如曾经的壮志豪情:仗剑千里,风雪战鼓,热血铁衣,叱咤争锋……

    转念之间,十数万的人影、兽影已逼近了百里之外。

    却不仅于此次,十余头青龙出现在半空之中;继而又光芒闪烁,一团团银色的云雾笼罩四方,竟是兆亿之数的玉蝼,伴随着呼啸的寒风狂卷而至。紧接着雪原崩裂,从中冒出数头夔龙,穿过寒冰积雪,气势汹汹的扑向凌霄城。

    “无咎老弟——”

    朴采子、沐天元等原界的高人,飞出凌霄城。

    十余头青龙,兆亿玉蝼,再加上夔龙与数十万的神族高手,面对如此疯狂而又强大的攻势,此时莫说突围,活着已属侥幸。而最后一线期望尚在,那便是无咎老弟。

    却见一人一旗,冲天而起。激昂无畏的话语声,随之响彻天地——

    “敢死,方能敢战。诸位道友,随我决死一战!”

    无咎蹿上半空,猛然挥动旗帜,彷如万千战魂附体,凛然无畏的杀气沛然而出。

    原界的高人们,抬头仰望,不由得战意升腾,遂即环绕凌霄城,摆出了决死一战的阵势。

    十余道青色的龙影,风驰电掣般的逼近到了数十里外,玉蝼汇聚的银色浪潮,随之铺天盖地而来。而凶猛的夔龙更是近在咫尺,只要将坠落云霄的孤城撕成粉碎……

    无咎高举的战旗,换成了一截竹杖。随着竹杖出手,点点银光呼啸而出,竟同为一个个玉蝼,足有兆亿之数,霎时化神作书吧风云之势横扫四方。而他仍未神作书吧罢,顺势扯出撼天神弓,“嘣嘣”弓弦炸响,十余道烈焰箭矢破空而去。

    与此同时,朴采子也发出一声怒吼——

    “决死一战……”

    十多位原界高人冲出凌霄城,扑向夔龙……

    “呼——”

    犹如风声撕裂,却又银光闪烁,敌我双方的玉蝼相撞,在方圆十余里的半空中掀起一道道狂飙。

    “轰、轰——”

    烈焰箭矢所至,炸开团团火光。青龙攻势受阻,咆哮盘旋狂舞。

    “轰、轰、轰——”

    便在无咎出手之际,原界高人祭出一枚枚震元珠。随之巨响轰鸣,光芒刺目,飞雪狂乱,夔龙惊慌躲避……

    无咎趁势飞遁往前,再次举起撼天神弓。

    一群人影,迎面扑来。为首的三位老者,并驾齐驱,气势汹汹,极为醒目。

    无咎猛然扯动弓弦,三道烈焰箭矢咆哮着怒射而去。

    却见三位老者挥舞法杖,左右躲避。

    三道烈焰箭矢,相继落空。紧接着一头白色大鸟、一头赤蛟与一头青龙霍然出现,直奔他狂扑而下。

    无咎的身影闪烁,倏然消失。下一刻,他已冲入十余里外的人群中。而他尚未展开杀戮,大鸟、赤蛟、青龙随后而至。他被迫又一次举起神弓,三道烈焰箭矢怒吼而去。随着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