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一人一旗(1/3)

    感谢:长寿秘诀、仙道人生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

    ………………

    千里之外的雪原上,聚集着成群的人影。

    那是神族八郡的子弟,足有三、四百万之数,黑压压的看不到尽头,像是污水横流,涂抹着白色的雪原,又像是一堵堵的高墙,堵死了原界的去路。

    却不仅于此,另有成群的人影从远处飞来,竟然不见男女老幼,唯有一个个强壮的汉子与凶猛的异兽,且愈来愈多而足有十数万之众。

    “玉介子现身了!”

    “倘若所料不差,玉介子带着十数万精锐弟子现身了!”

    “而凌霄城坠毁,你我无险可守……”

    “玉介子的到来,绝非巧合啊……”

    “他的企图已不用多想……”

    “不知他何时发动攻势……”

    “或早或晚,劫数难逃……”

    雪丘上,各家高人驻足观望,皆话语沮丧,斗志消沉。

    而无咎依旧是皱着眉头,神色凝重。

    他最为忌惮的玉介子,终于现身了。却恰逢凌霄城坠毁,原界遭到重创之时。便如所说,那位青龙郡长老的现身并非巧合,他是有备而来,只为彻底灭了原界。至于他何时发动攻势,已无关紧要。原界的两万人,似乎早已踏上死亡之途而难以逆转。

    难道不是吗?

    四面重围,结界封堵,更有三大长老的参战,走投无路的原界根本无从招架啊!

    尤为甚者,他无咎仓促出关,致使玄功逆行,已殃及修为根基,倘若再次全力拼杀,后果难以想象。

    而危机就在眼前,他无暇休整,也难以歇息,只能咬牙面对。

    “呼——”

    凛冽的寒风掠过雪原,随之卷起一道道雪雾,仿佛寒烟漫卷,更添几分荒凉与肃杀的景象。

    无咎禁不住抱起双臂,微微打了个寒战,忽见左右的众人看来,他又挺起胸膛而淡定道:“料也无妨……”

    “老弟,莫非你已有对策?”

    朴采子精神一振,与沐天元等人围了过来。

    “嗯……”

    无咎稍神作书吧沉吟,道:“容我稍神作书吧斟酌,再说不迟。还请两位家主,安抚各家弟子,再命龙鹊备齐战车,随时听候吩咐!”

    “既然如此,还请老弟歇息片刻!”

    朴采子与沐天元相视点头,各自松了口气,然后拱了拱手,与几位家主转身离去。

    而万圣子与鬼赤,还有二十多位鬼巫,依然留在原地,陪伴着某位先生。其中的两位高人换了个眼色,疑惑道——

    “无先生,你闭关月余,仅仅提升一层修为,并非玉介子的对手啊。只要他与垓复子、普重子守在此地,你休想带着原界逃出重围。哦,莫非又在骗人?”

    “万兄,且听无咎分说一二……”

    无咎依然抱着臂膀,目视远方,听到两位老伙伴的询问,他牵动着嘴角,苦涩道:“嗯,我又在骗人!”

    “鬼兄,果然不幸被我言中!”

    万圣子摊开双手,很是无奈的样子。

    鬼赤脸色阴冷,拈须不语。

    万圣子摇了摇头,丧气道:“且各自逃生,总不能陪着原界送死!”

    “唉!”

    鬼赤也不禁叹息一声,道:“天命既定,运数难破啊!”

    无论凡人、或仙者,皆相信天运命数。便如传说中的元会量劫,不管是天运所在、或轮回命数,每隔千万年,它总要降临一回。又如玉神界之行,虽然历经千辛万苦,横跨九郡之地,最终还是止步于凌霄城而功亏一篑。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既定的宿命,叫人无从躲避也破解不了。

    而有的人,偏偏不信命!

    无咎突然回头一瞥,神色中若有所思,翻手拿出一物,然后轻轻抚摸。

    破布?

    不仅如此,涂满血污的破布上,还绣着两个大字,破阵。

    万圣子与鬼赤疑惑与担忧之余,又添几分不解。

    那就是一块破布,很是脏污不堪,而某位先生将它捧在手中,竟视若珍宝。

    “砰——”

    无咎扯出一根铁棒撑起破布,顺势插在积雪中。破布抖开丈余长,顿时随风神作书吧响,便仿若杀气卷荡,使人为之心神一凛。

    万圣子与鬼赤微微愕然。

    “一块凡俗的破布,竟有如此杀气?”

    “此物沾染人血,不计其数……”

    “此乃战旗,我破阵营的战旗。战旗所向,无坚不破,有死无生,有进无退!”

    无咎道出战旗的来历,不再多说,昂首而立,默然临风。

    战旗犹在猎猎神作书吧响,彷如万千战魂在呼号呐喊、冲锋陷阵、浴血拼杀……

    “凡俗战场的惨烈,倒是出乎想象!”

    万圣子难以置信道。

    他听说过无咎的神洲往事,而看着对方的举动,以及那面战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