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吏部天官倒了(1/2)

    柳淳突然出现,还说要去拜寿,让郁新大为惊讶。他很清楚柳淳的习惯,这位辅国公大人轻易不会参加婚丧喜庆的。

    哪怕是成国公朱能之子成亲,柳淳只是送了礼物,根本没有露面。

    他郁新何德何能,老妻过生日,柳淳竟然登门?

    如此反常,莫非说?郁新的心越来越往下坠,整个人都好像调到了冰窟窿里,瞬间僵住了。五官呆滞,神思飞扬……倒是吴中,一脸谄笑,还是一副状况外的模样,他抚掌道:“有辅国公临门,尊夫人这个生日过得真有趣啊!只是我的四盒礼怕是送不出去了。”

    柳淳笑道:“郁大人为官清廉,用不着太贵重的东西,我也只是准备了点心,还有一根崖柏手杖。”

    柳淳冲着郁新一笑,“走吧!”

    扑通!

    心猛地一跳,郁新很想立刻就变成一只小鸟,赶快飞走了。柳淳的语气太过奇怪,在他听来,就像是猎人在对猎物招手。

    难不成真的要完蛋么?

    他不甘心,可又能怎么样呢?他不过是一个衰朽的老者,别说柳淳,就连吴中,都能把他拿下。

    郁新只能领着两个人回府,坐在马车上,柳淳和吴中一边一位,大有防止郁新逃跑的架势。

    另外车外不时有马蹄声掠过,郁新努力保持平静,可是他的手指不受控制地颤抖,完全出卖了他惶恐不安的内心。

    车马终于到了郁府,作为户部尚书,总掌财税,住的地方,竟然格外淳朴,穿过甬道,就是三间正房。郁家的院子只有前后两层,房子逼仄,院子里有一株巨大的槐树,枝干粗壮,树皮斑驳,透着岁月的沧桑,据说这是前朝留下来的古树,年头多了,有灵气,能够保护主人家平平安安。

    只不过从今年入春开始,古树就没有出多少叶子,主干已经枯死,只剩下几个枝桠还在撑着。

    郁新每次面对这棵古树,都心中纷乱,唉声叹气。他向柳淳说准备辞官回乡,也并非空话。

    树神不再庇佑,或许真的到了急流勇退的时候了。

    只不过这个希望越来越渺茫了……郁新走到了大树的旁边,顿了顿,这才请柳淳进入客厅。

    吴中像是个狗奴才似的,笑嘻嘻道:“郁大人,快请尊夫人出来吧,让我们给她贺寿。”

    郁新脸色凄苦,摇了摇头,“吴大人,只怕不方便吧!”

    吴中道:“怎么会不方便,同朝为官,又有辅国公在,总不能不见吧?”

    郁新无奈,只好让家丁去通知后院。

    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郁新的夫人才出现。

    她一露面,就让人吃了一惊。

    印象中的尚书夫人,该是何等模样呢?

    要么贵气逼人,要么美得惊天动地,总而言之,要有一些不凡之处……可眼前这个老妇人,别说不凡了,就算扔到一堆老太太里,都未必分辨出来。

    她年轻时候身量就不高,上了年纪,就更老了,脊背弯曲,脸上皱纹一道挨着一道,就像是普通老妇人似的,还冒出了许多黑色的斑点。

    尤其是目光,不敢抬起瞧人,总是向两旁看。

    听说家里来了贵客,见了面,话却堵在喉咙里,竟然开不了口,急得额头都冒汗了。

    柳淳看出了郁夫人的尴尬,就主动道:“这事要怪我,临时起意,过来给夫人贺寿。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过来瞧瞧,这还有几样小礼物,请夫人收下。”

    听到柳淳开口,郁夫人喉咙里的压抑散开了不少,她连忙万福,“多谢国公爷瞧得起,老身何德何能,敢承受大人的礼物?”郁夫人顿了顿,又道:“老身今天都六十了,普通的妇人,哪里能有我这个寿数。”

    “老爷心疼我,这么多年,贵为尚书大员,也没有纳妾,他知道我什么都不懂,什么都做不好。纳妾进门,就会欺负我。夫妻携手四十年,我也知足了。我现在什么都不盼着,就希望吾儿能娶个媳妇,在我死之前,能抱上孙子,就含笑九泉了。上辈子是积了什么德,能有今天的福报,老身真是高兴坏了。”

    老妇人仰起头,冲着柳淳歉意道:“瞧我这个人,一张嘴就管不住了。国公爷来拜寿,我,我请国公爷吃寿面,我亲手做!老爷往常最喜欢了。”

    郁新咳嗽道:“辅国公身份尊贵,长寿面太简陋了。”

    柳淳摆手,“不然,郁尚书,你弄错了,我还就喜欢吃家常饭菜。若是嫂夫人愿意亲自下厨,那就再好不过了。”

    郁夫人欣然笑了,十分灿烂。

    “老爷,你瞧见了吧?辅国公怪不得那么大的名声,真是会说话!我今天用鸡蛋和面,保证做得好吃。”

    老妇人快步下去,浑身上下,透着喜气。

    ……

    “郁尚书,能不能跟我讲讲你和尊夫人的事情?”

    郁新叹了口气,“辅国公要听,那我就说说。”郁新也是起于微末,他年轻的时候穷困潦倒,夫人为了家里头,起早贪黑忙活,做饭、洗衣、种菜、耕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