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0章 帝国财相(1/2)

    柳淳来了,不但他来了,还带着户部尚书郁新。

    两个人是恰巧在路上碰到,郁新就跟了过来。

    “涉及到账目的事情,这天下怕是没人比我更清楚了。”

    柳淳颔首,“郁兄在洪武朝就是户部尚书,如今又管了户部多年,的确大明最熟悉财赋的就是郁兄了。”

    “错!”

    郁新笑道:“辅国公,要说起熟悉,我只能排在第二位。”

    柳淳大惊,“你不会把我排在第一吧?”

    郁新哈哈大笑,“辅国公啊,我真把你给忘了,如此说来,我只能排第三了。”

    柳淳哑然,“郁兄客气了,还是说说原来的第一人吧,你不会是指陛下吧?”

    郁新伸手点指着柳淳,笑声爽朗,“辅国公,你算是说对了,这些年户部的账目每一项都要经过陛下的仔细核实,每一笔钱的开支,我都不敢擅自决定。户部这个家,不好当啊!”他说着,摘下了官帽,柳淳闪目看去,发现郁新头发已经十分稀疏,残存的一点,挽在一起,也不过核桃大小而已。

    别管什么事情,管钱都不是容易的事情,尤其是执掌一国的财政,更是熬心血啊!柳淳十分感慨,郁新道:“辅国公,我当初被伪帝关了两年,身体大不如前,最近也是勉强维持。我打算明年的时候,吏部考满,把品级提上去,我就辞官回乡养老。这户部的一摊,就交给夏原吉吧!”

    柳淳微微沉吟,“夏原吉执掌皇家银行,也是繁忙无比,怕是不行吧?”

    郁新摆手,“可别这么说,这个天下啊,除了陛下和辅国公,离开谁都一样。总管着一部,难免灯下黑,我现在精力也不如以前了,更是唯恐耽误了大事,我跟辅国公说这事,就是怕辅国公到时候挽留,我想走都走不了。”

    新陈代谢,是免不了的。

    可是老朋友们都要走了,柳淳的心也不舒服。

    算起来他也当了十多年的官了,历经三位皇帝,虽然人还年轻,但是心已经老了。若是放在以往,像追查河道衙门这类的事情,柳淳一定是亲力亲为,冲在最前面。

    可现在呢,他更喜欢放解缙这下家伙在前面冲,自己只是负责收场罢了。就像很多大boss一样,不会第一时间露面,或许这就是成熟了吧!

    柳淳带着满腹的思索,到了工部衙门,此刻工部尚书宋礼正黑着老脸,气得头发都竖起来了。

    “辅国公,我工部好歹也是六部之一,堂堂二品衙门,朝廷重地。解缙算什么东西,他也敢闯工部,封我们的卷宗。简直欺人太甚,我要去金殿告他的状,让陛下严惩不贷!”

    宋礼扯着嗓子大叫大嚷,柳淳没说话,郁新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呵斥道:“宋尚书,辅国公既然来了,有理说理,有事说事,你怎么敢跟辅国公撒泼!简直岂有此理!”

    郁新是前辈,被说了两句,他连忙收敛了态度,对柳淳躬身道:“辅国公见谅,下官是气糊涂了,下官口不择言,下官有罪!”

    柳淳只是哼了一声,什么都没说,就迈步走进去。

    此刻解缙、金纯,还有吴中三个,都等在这里。

    “辅国公来了!”解缙努力收缩五官,长大嘴巴,眯着眼睛,让自己的笑容谄媚到了极点。

    柳淳压根没看他,只是停下脚步,沉吟道:“你随便闯入官署,工部已经震怒,如果没有确实的证据,谁也保不了你!”

    解缙呵呵笑道:“辅国公放心,下官没有把握也不敢来了,请辅国公放心就是了。”

    柳淳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迈着大步,走入正堂,他没有坐在主位上,只是随便找了把椅子坐下,郁新跟进来,也坐到了柳淳的旁边,宋礼进来,这就尴尬了,他坐在哪里啊?

    “宋尚书,俗话说苍蝇不叮没缝儿的蛋,既然解学士找上门了,你就大度一点,让他查,查不出来什么,你不是更好说话吗?”

    宋礼简直要哭了。

    “我说郁尚书啊,话不能这么说,这工部的事情,忙得天旋地转,北平新都还在建造,这次灭了鞑靼,北方的九边重镇都要调整,各地还要兴学,工部也要出力气……这千头万绪的事情,让解缙这么一搅合,好几天都没法安下心来,我,我实在是着急啊!”

    郁新的脸同样很黑,“别光说你的委屈,身为朝臣,就应该识大体,顾大局,凡事以大明为重,在这里等着吧!”

    宋礼还想说什么,却也没了胆子,只能坐下来。

    柳淳微微沉吟,按理说,他这个辅国公,统辖锦衣卫,位高爵显,权势滔天。宋礼应该更害怕他才对?

    但是看样子郁新比他的威风大多了,二人同为尚书,差别有这么大吗?又或者说,郁新的手段了得,能慑服百官?

    柳淳略微想想,也就释然了,没什么可奇怪的,毕竟郁新执掌户部,管着钱袋子,工部做事都要看户部的脸色,人家不给你钱,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所谓现官不如现管,

    看起来自己这个辅国公,也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