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尸王的本体是什么12/16(1/3)

    黄河尸王的本体是什么?

    在地球人的各种猜测里,最广为人知的便是,黄河尸王乃是明朝时候的一个书生,被士绅活活在黄河之中浸死,而后抛尸黄河。

    因为运气好的缘故,书生的尸体在暗流之下被冲到黄河底某处养尸地之中,这才得以保存到灵气复苏的时代。

    在灵气复苏的时代,尸体身上那浓郁的怨气在灵气之下,终于活跃起来,黄河尸王就这么诞生了。

    方累不知道这种扯淡的说法是怎么被大众认可的,作为超凡造物主,方累很清楚黄河尸王是怎么来的。

    黄河尸王的本体,实际上就是黄河边的一只大马猴!

    方累以异界超凡生物的血脉药剂,再加上他掌控的规则和神力,以大马猴为模板,创造出来的所谓黄河尸王。

    正是因为这样,黄河尸王才双臂奇长,而不是民间传说的和刘大耳类似的异人。

    最关键的是,黄河尸王自己都特么相信自己是黄河尸王了。

    不过对于自己尸王的身份,黄河尸王还是有些不满的。

    作用一整个黄河的资源,黄河尸王虽然成为了三级的大妖,但是他并不满足,他还缺少王所必备的东西。

    王所必备的东西,当然不是奇奇怪怪的霸王色霸气。

    作为华夏妖怪,按照华夏的逻辑,既然为尸王,身上就算没帝气,也起码要有龙气才行。

    但是龙是那么好屠的吗?

    东海龙王龙傲天,能把他按在地上摩擦。

    正式因为这样,一直潜伏在黄河底,跟随飞剑准备也争夺一丝机缘的尸王,在看到飞剑上竟然爆发出龙气机缘之后,顿时就按捺不住了。

    三级的力量然让他可以理所当然的成功抢夺龙气机缘,龙气入体之后,那种强大和霸气的感觉,让他心中生出觊觎整个飞剑上的机缘造化。

    结果不出意外的,尸王失败了,还遭遇到了飞剑犀利的反击。

    本就是愤怒的尸王,心知自己的机缘也就到此为止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尸王看到一个迈着六亲不认横行霸道螃蟹步的人类,心中的愤怒自然也就转移到他的身上了。

    一声怒吼之中,尸王携带漫天腥臭的尸气,驾驭着黄河水就朝着项佑铭扑了过去。

    淡淡的看了一眼还远着的尸王,随即项佑铭就将目光集中在那呼啸而来的飞剑上。

    脚踏黄河,项佑铭掐了个法决,体内法力顿时如决堤大江汹涌而出,身形微微一晃,竟然幻化成十几个项佑铭。

    所有的项佑铭同时抬手,一条条如同火焰一般的链条就朝着铁剑缠绕了去。

    那架势,就好像是要将铁剑生生给拉下来一样。

    然而铁剑终究是方累神力凝聚成的铁剑,全球超凡都无法奈何它。

    嗡嗡的剑吟声种,赤红的剑气从铁剑上爆发出来,炼剑成丝,如同一根根蜿蜒而又无限的丝线,轻而易举的将项佑铭的手段洞穿。

    赤红色的云霞也从铁剑周遭逸散开来。

    看到这一幕,项佑铭眼睛一亮,随后手在腰间一抹,白玉葫芦上白光大盛,一股磅礴的吸力之下,大半的机缘就被那白玉葫芦给吸了进去。

    一枚枚赤红的符文在白玉葫芦上出现而又消失,感受着白玉葫芦上凭空多出来的温润,项佑铭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着已经接近头顶的飞剑,项佑铭连忙将葫芦对准飞剑,轻喝一声:

    “请宝贝出鞘!”

    嗡!

    伴着一声剑吟,无形的锋锐从葫芦之中爆射而出,接着就是嘭的一声巨响,铁剑附近的空气竟然肉眼可见的翻涌起来,无形的波纹在飞快的扩散,一个个金色发符箓在其中飞舞。

    道剑瞬间被铁剑打散,项佑铭的脸色一白!

    不过它似乎早有准备,看着天空中被打散的道剑,以及弥漫在道剑之中的灵性,项佑铭飞快的变换着一个又一个剑诀,速度之快让他的手指都在空气中留下了残影。

    “凝!”

    一声中气十足的爆喝之中,所有人都清晰的看到所有的金色符文都汇聚在一起,化作一柄道剑,但是转瞬之后那道剑就消失不见,只剩下空气之中有一道起浪朝着项佑铭手中的葫芦激射而去。

    道剑归巢,项佑铭凝重的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意。

    所有的一切,都和他计算的一模一样,自己成功的得到了属于自己的机缘。

    “唯一的意外,大概就是你了。”

    一脸笑容之中,项佑铭看着那已经扑杀过来的尸王,浓郁的尸气和怨气死死的锁定自己,让项佑铭不得不用自己的法力沟通葫芦内的道剑。

    法力勾连道剑,项佑铭一下子化作当世最顶尖的剑修,伸手一点,密密麻麻的无形剑气就朝着尸王斩去。

    无形剑气犀利无比,即便是尸王那强横的肉身,也在无形无相的剑气之下,出现细密的伤痕,腥臭的血液从那些小洞之中喷出。

    不过下一刻,项佑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