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0章 归来便是离去(1/2)

    炫渊和众位弟子,依着他们本身的实力,以登仙梯为中心远远近近地站着。

    看着师父一步步走上登仙梯,虽然每一步也走的十分艰难,但是他却十分坚定执着地向前,向前……

    在那登天梯的那一边,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呢?

    ……鬼市。

    素辛走在熟悉的街道上,两边店铺依旧,但是曾经那些面熟的样貌却被一张张新的面孔取代。

    毕竟,素辛这一次离开是几百年了啊。

    几百年,对于低阶的异能者依然物是人非。

    在经过那间符纸店的时候,素辛下意识朝里面看了一下,店铺倒是开了,不过,店铺的名称没变,里面却不是曾经熟悉的人。

    也不知道允真他们从冥界中回来了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没有?

    素辛看向自己合作过两次的法衣制作的铺子,里面的老板娘换了,是一个年轻一些的小姑娘。

    也是,以前老板娘只有筑基的修为,当时便已经一百多岁了,现在,想来也早已作古了。

    素辛不知道自己曾经的店铺还在不在?是不是已经过了契约期限被其他人盘走?或许已经改了名字?

    素辛发现此时此刻的自己对“近乡情更怯”这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心情忐忑,脚步缓慢而沉重,惶恐而充满期待,大概就是她这个样子了吧。

    近了,近了……已经看到自己曾经店铺的门面……

    门楣上的依旧挂着“零零侦探社”的牌匾。

    所以,自己的铺面还保留着?!

    可是,是关着的?

    视线余光中,一个熟悉的人影矗立在街道的另一头。

    尽管此时街道上是熙来攘往的人流,但是素辛却感觉整个世界都只剩下那一抹亲切的剪影。

    数百载的光影匆匆而过,回归来处,依旧有曾经出生入死彼此守护的伙伴在那里等待,该是怎样的惊喜感动,和荣幸。

    直到那个在他梦中意念中无数次出现的人影站到他面前,石峰仍旧有些不敢相信。

    那个灵秀如同邻家小妹的女子,一如当年初遇:一眼就看到她在那一排梧桐树下,在秋风撩动的落叶中,带着警戒、决绝和灵动走向他的样子。

    就像是从记忆中走出来,只是比记忆中那个青涩稚气变得内敛,如同一汪看不透的清冽湖水般。

    没错就是从记忆中走出来,就好像这漫长而残酷的岁月一点也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印记一样。

    刹那间,过往经历的点点滴滴的记忆如同汹涌的潮水一样涌上识海中,翻腾着,百感交集。

    石峰嘴唇嗫嚅着,好一会才用暗哑的声音喊出两个字:“……老,大——”

    素辛看着面前这个已然垂垂老矣的白发老头儿,依稀看出刚毅的轮廓中的雄心壮志英气勃发。

    那风云跌宕,曾经带领整个世界走向另一种光明和平衡的大能,也有这英雄迟暮。

    “石峰——”

    ……几百年了啊,对方可以说比她还要后开启异能,又是以外物煞气入道,能熬住这几百年的风霜已着实不易了。

    素辛视线下意识移到对方头顶上,一股无比精纯的浩然之气,但是其中生命的元气却显得非常稀薄,就像是随时都会飘散一样。

    所以,对方是强撑着,在这里执着地等待着……

    为了自己,为了守着这间辛苦建起来的招牌。

    素辛:“让你等久了……”

    石峰看着素辛,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错,是为了他们曾经一起建立起来的招牌,零零侦探社。

    可是,还因为心中最初最纯的那份心意。

    当经历过了最灿烂的光华,最华丽的景致,最轰轰烈烈的人生,静下来后。

    才发现最初的那份纯真那份懵懂,竟是如同陈酿一般,放的越久,越醇厚,越醉人,越忍不住沉浸其中。

    那份驿动轻轻牵扯着心,用生命最后时刻坚守着,守候着。

    石峰嘴唇嗫嚅着:“……我只是老了,发现还是喜欢停留在最初的驿站,等待命运的下一站。”

    素辛眼睛便有些潮湿了,是啊,执着地守在最执念的地方,等待着命运将自己送到下一站——下一站,死亡。

    就算是异能者,修炼者,死亡,仍旧是一个无比沉重且无法逃避。

    这一生经历的越多反而更难舍弃。

    曾经的砥砺奋斗,辉煌的成就,经历过的人,经历过的事,投入了那么多的情感,精力,那么多的时间……

    要将这一切都画上句号,要向这一切说“再见”,又怎是那么容易割舍的?!

    石峰颤抖着手,将一块印牌递给素辛:“老大,你回来了,我……也该走了。”

    走,死……强撑了这么久,就算那份执着,可是仍旧感觉到元气消散,怕自己最后恐怕连那奈何桥也过不了了。

    老大,她是真正的老大。

    静熙墨离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