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9章 离去便是归来(1/2)

    联盟不出意外地被彻底颠覆了,整个修炼大陆重新洗牌。

    素辛除了将得来的战利品跟炫渊对半分,铜镜却是一直自己拿着的。

    本来是还想留着参悟一下上面的阵法,想着以自己那点阵法水平,想破脑袋也弄不出个什么。

    小饕却是觉得,可以用这个来从现实世界中隔绝一个小世界……大概其原本的用途就是像那位大能一样,给狐族营建一个世外桃源的世界。

    只可惜……

    而这东西要再流向外面,恐怕又是一个“幻世镜天”。

    所以,留着也没啥用,索性让葫芦吸收炼化了,提升下品质也是好的。

    至于那面主铜镜,则给阴阳棋盘吸收。

    于是阴阳棋盘多了一个新的功能:幻境。

    以后在困人的时候,多了一些手段。

    至于其他的东西,灵儿还在葫芦空间里整理。

    原本空落落的空间,现在终于有一点充实的感觉了。

    素辛感觉自己貌似又要回到曾经将灵砚空间塞满的巅峰状态了。

    这种当大财主的感觉还真是爽啊。

    素辛和炫渊从这一场牵连整个修炼大陆的惊天突变中全身而退。她才后知后觉地知道,这一场重新洗牌从一开始便是她逐步地瓦解其根基,然后逐步地将其两根拔起。

    素辛是觉得阴都城,夜家,还有夜游子的事情都彻底了结了,她会继续去游历。

    而炫渊是肯定要回天耀宗的,因为他必须将天元诀和锦帕的参悟转告给师父和同门。

    而且现在整个修炼者大陆重新洗牌,宗门也需要力量在这一场争较中,争取更多的利益,这样才有助于宗门以后的发展壮大。

    炫渊竭力邀请素辛去一趟天耀宗,除了因为对方的实力,若是在天耀宗的话,那绝对会让天耀宗在所有宗门都能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另一方面,从他私心来讲,很渴望两人能有更多的……合作。

    素辛很感谢这一场际遇,她也从中学到了很多,比如天元诀,比如锦帕上的星辰之力,以及……对方将混元大阵的布置告诉她。

    但是缘聚缘散总有时,她不会为一个人一件事被束缚在一个地方。

    如果感觉那并不是自己想要的自由,变成了一种束缚,为什么还要因为什么人情什么的勉强自己?

    当然,最根本的问题是,她现在已经有了可以畅游天下,自由自在的资本。

    没错,实力,财力,便是让自己真正自由的资本。

    ……

    不知道是不是素辛的错觉,就在上次修炼大陆重新洗牌之后,她发现在这里的灵异事件都少了许多一样。

    并且,在天地之间隐隐有浩然之气慢慢充盈了起来。

    素辛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莫非,这个世界之所以鬼魅横生,冤孽冲天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有那一个隐患?以及有修真联盟在其中搞事情?

    因为把这两个隐患都彻底解除了,所以天地间便自然而然地重新回归正统中?!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素辛一路上帮人驱驱邪,捉捉鬼,再没遇上那些匪夷所思的大案子。

    不过她有了更多时间去修炼天元诀,参悟星辰之力。

    在十年后,终于捅破元婴期最后一层面纱,进阶到了化神期。

    也就在这时,她感觉到天机树上传来一丝牵引的力量。

    素辛心中一动,这牵引的力量?莫非是有什么启示?

    在葫芦空间里的几个小伙伴,纷纷纷纷发出长叹:唉,终于算是能够离开这个小世界了。

    灵儿反驳:这哪里是小世界,这里就是这个位面的中心世界。

    所以当初从神域出来的时候,虽然说是随机传送,但是冥冥之中的天意,还是让素辛到了这里。

    可能真正目的就是要把这里的隐患铲除,将那深渊中的异族彻底干掉吧。

    算起来前后过去了五十多年,再次回到曾经的秭归城时,已然物非人已非。

    城是那座城却又不是了,范围比以前大了一倍……但是素辛曾经那间“零零侦探社”却是还在。

    那间九伯开设的武馆还在……

    从秭归城离开之后,素辛便一直在游历中,再没有具体的落脚点,所以,这大概是她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唯一印记了吧。

    素辛知道,随着时间推移,这最后的印记也会逐渐被时间洪流淹没。

    素辛顺着天机树的牵引力量而去,在一座海中岛上,她看到了久违的传送阵。

    素辛看着那隐隐转动的旋窝,在这经历的所有事情都有一种恍然的感觉。

    原来如此啊。

    这个世界,终于回归位面正统了。

    素辛回头看了眼这个世界……嗯,其实眼前就是一片一望无垠的苍茫大海。

    翻涌的海浪拍打着小岛上的礁石,激起层层雪白的浪花。

    再见了啊,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