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5章 顺便打劫的(1/2)

    炫渊见对方并没有要打架的意思,而且身上还有股隐隐的浩然之气。

    若是妄动杀机,会遭受很强的业力反噬,道心受损,以后就算是再修炼百年千年也是难证大道。

    本来想拦住素辛的,可是素辛在顷刻间又攻击了两次。

    此时,只见素辛竟然是直接引来了星辰之力,将那人一剑贯穿…一个元婴的小人儿从体内飞出。

    当这个小人儿离体的时候,只觉得那小人儿身上如同裹着一大团的血气窜起,同时一股滔天的怨气倾泻而出。

    啧啧,没想到刚才看起来头顶还有一股浩然正气的大能,这元婴竟是这般。

    一看就是通过掠夺其他人元能达成现在的修为。

    心中便是一阵后怕,幸好刚才是先下手为强。

    若不然,对方是化神期的修士,少不得要多费一番功夫了。

    且说素辛现在的灵眼就算是那阵法中的能量波动痕迹都能看透,更何况这人身上的生元气运,究竟什么是自己修炼的什么是通过掠夺而来的,又怎能逃过她的左眼呢?!

    这人身上的浩然正气其实就和之前那些“邪神”身上神力一样的,在普通人面前就显得无比高大神圣,就差直接在身上背一个发光圈了。

    以前素辛的鬼眼还看不透这一层的时候,就差点吃亏。

    现在,当左眼的实力提升后,就看清楚了这一层貌似浩然正气的本质,其实就是无数人的念力。

    这些凝聚起来的念力中带着很多……总之是素辛觉得不怎么舒服的东西。

    因为这里面绝大多数的念力都是祈求怎样去害人,怎样不劳而获,怎样坐享其成等等。

    能够满足这些条件的“神”,不是邪神是什么?!

    那个小人儿脸上充满怨毒煞气,想来也是,自己明明只想逃命,哪知道被这两个追命鬼一上来就下杀手。

    能不充满怨毒之气才怪了呢。

    不过这小人儿现在也学精灵了,知道这两个是不按套路出牌的,也不再跟素辛废话,抱着一个元珠类的法宝,就要朝魔渊中遁去。

    哪知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潜藏在旁边的一个葫芦嘀溜溜地飞了出来,从葫芦底部射出一道道光芒,照在他身上,如同实质一样,将其牢牢摄住,然后没有反抗之力地,收入了葫芦空间最底层中。

    这葫芦空间本来就是炼妖塔进化而来,所以当起等级提升后了,要想让其重新拥有收服妖魔炼化厉鬼的功能,也只是灵儿的一个意念而已。

    素辛把阴阳棋盘和小蛤留在荒野,与炫渊的混元大阵相结合,去拖住那些宗门弟子。

    所以现在她能拿得出手的就只有斩魂和葫芦空间了……至于天机树和星辰之力……那是杀手锏,务必做到一击必中。

    且说素辛两人在距离凌斐还有一两百米的时候,就被素辛先下手为强,逼出元婴,然后被彻底收入了葫芦空间,前后不超过几息时间。

    凌斐心中是无比的郁闷和绝望,这两个煞星……其实当对方毫不犹豫攻向他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这两个恐怕就是破坏他们大事的散修。

    可是之前根据消息,不是说这两个在阴都城外千里之外吗?而且还跟那些派去的宗门弟子缠斗上了,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哦,他明白了,这两人是在那里设下圈套,吸引住那些宗门弟子,然后……

    只是,凌斐还是想不通。

    那就是这两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要跟修真联盟过不去?

    还有一点最重要的,修真联盟在轮回宗做的事情,都是针对那些低贱如蝼蚁的凡人的,他们去参合个什么劲儿啊?搞这些事情出来对他们究竟有什么好处?

    简直就是吃饱了撑的嘛?!

    凌斐发现自己毫无反抗之力就被收入到一个独立的空间中,周围传来强大的力量控制住他。

    知道大势已去,可是就算是要死也要死个明白啊。

    正打算问对方有何来头时,素辛给他传音:“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要么自己老老实实交代自己的身份,还有用这些铜镜做什么用?哪里还有这种铜镜?以及修真联盟究竟在轮回宗里干什么?当然,如果你不想说的话,我也是有办法进行搜魂的,只怕到时候魂飞魄散,你就算是想要期待轮回转世都是不可能的了。”

    素辛声音冷冷的,没有丝毫情感波动,落在凌斐的灵魂上,犹如凌冽的刀锋割在身上一样。

    可是,他好歹也是堂堂修真联盟的盟主好不好,多年上位者的威严气度…竟然被一个默默无名的修士给拿捏住?!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嘛。

    凭着这一份傲气,或者说是因为他从对方的语气中,听出对方还想从他这里打探很多关于修真联盟的事情,所以觉得自己对对方而言是还有利用价值的。

    他深知,如果越是痛快地满足对方的要求,自己就越没有利用价值了,简言之,就死的越快。以前他们对那些修炼者就是这么干的。

    所以凌斐说道:“原来你们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