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5章 我即万物(1/2)

    “李叔,我们这样,会不会太张扬了些。”

    东方渝一面划着船,一面小声地对李云生问道。

    此时她们的小舟,距离鬼城已经不远。

    鬼城跟那座高耸入云端的塔楼,已然清晰可见。

    李云生并没有回答。

    “我觉得,我们可以尝试先潜入鬼城,寻找到你师父杨老前辈的下落,然后再考虑对付阎君。”

    东方渝鼓起勇气接着道。

    即便是看了李云生刚刚的手段,但一人面对整个阎狱,她还是有些担心。

    “你知道吗?我其实并不是特别喜欢下棋。”李云生没有回答东方渝的问题,反而是一面划船,一面聊起了下棋的话题。

    “为什么?”东方渝很是不解,她也的确是第一次知道。

    李云生:“因为这棋盘上的每一颗棋子,从一‘出生’便被分了黑白,定了形状、定了战力、定了行走方式,任由对弈的两方驱使。”

    东方渝:“可它们就只是棋子啊,棋子不都是如此么?”

    李云生:“你有没有想过,或许就在此刻,正有某样东西,如你我注视着棋盘中的棋子一样注视着我们,然后指着我们说,‘他们就只是人啊,人不都是如此么?’。”

    对于李云生这个说法东方渝乍一听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然后仔细一想却又感觉不寒而栗。

    她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人跟棋子还是不一样的,我们有喜怒哀乐,我们有高低胖瘦。”

    李云生:“你如果你能站在万丈高空向下俯瞰,你会发现人的这些特征毫无意义。”

    “可是……可是我们终究跟那些冰冷麻木的棋子不一样……”东方渝被李云生说的有些动摇了。

    因为如果按照李云生的说法,这片大陆之上的所有生灵的存在,其实都是没有意义的。

    李云生:“你说的没错,这世间生灵跟那冰冷棋子不一样,是特别的。”

    说着他转头看向身后的东方渝:“但棋盘上,并不需要一枚不一样的棋子。”

    东方渝:“如果真有你说的那种,将我们当做棋子一般的存在,我们不是更应该如这棋盘上的棋子一般团结起来吗?”

    其实她已经有些明白,李云生似乎是在向她暗示些什么。

    “这才是他们的高明之处。”李云生转过头去然后接着道:“道藏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可他们想方设法地,让我们只知假借万物,而不解其一。”

    “我……不是很懂。”东方渝一脸困惑。

    “简单些来说便是……”李云生想了想然后才到:“万物生我,我即万物。”

    “能不能再……简单些?”

    东方渝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

    她还是没听懂。

    李云生闻言再又思忖了片刻,随后才到:

    “人的修行不应当只是假借万物,而应当是在万物之中寻找自我。若能做到这一步,比起一城;一国;一州;乃至整个十州的力量,更加强大的将是一人之力。到那时‘我’便是一,便是万物。”

    如果是在以前,李云生自然不会跟东方渝解释那么多,但方才那盘棋对他帮助颇多,这些权当是给她的回礼。

    “我即万物……这世界真有这种力量吗?”

    东方渝本就聪慧非常,再加上李云生这么一解释,顿时明白了李云生话中的深意。

    明白归明白,但如果坐在她面前的不是李云生,她估计也只会将这番话当做疯言疯语。

    “不懂没关系,我其实也只是这段时间才想明白这些。”

    李云生这时又一边划船,一边补充了一句。

    东方渝闻言摇头苦笑,最终还是决定绕回最开始的话题:

    “可这跟李叔你,选择这种方式,去到阎狱有何关系?”

    她指的是李云生这般大摇大摆直接乘船去到鬼城的方式。

    “因为我知道,现在的阎君跟我一样,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李云生依旧一边划船一边回答道:“比起阎狱的存亡,他现在肯定更在乎自身的突破,而我便是他用来突破那块磨刀石,所以他肯定早就在城内等着我,再这般偷偷摸摸进去,毫无意义。”

    听到这里,东方渝忽然有些明白了。

    按照李叔的说法。

    对于像是阎君跟李叔这种,对于修行有着同等境界理解的修士来说,重要的并不是让对方死,而是在杀死对方的过程中提升自己。

    所以各种阴谋跟手段对他们来说,其实都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这无法提升他们修行。

    “这么说来,那阎君也是您拿来突破的磨刀石?”

    在明白了这些之后,东方渝忽然开始为这即将到来的一场对决,而莫名地兴奋了起来。

    “如果是就更好。”李云生语气很淡,似乎并没抱有多大期待。

    ……

    其实阎君跟他一样,同样对此抱有疑问。

    阎狱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