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章 抉择、贪婪、试探(1/2)

    李云生:“你不想想,你孙女怎么办?”

    卢老头闻言十分怜惜地摸了摸怀中孙女的脑袋,然后才道:“既是命,那就认命吧。”

    李云生想了想,然后将手中那枚铜钱递到卢老头跟前。

    “兄弟你这是……”卢老头满脸讶异。

    “你我同在一舟,这也是命。”李云生将铜钱放入卢老头手中,然后也没解释,只是静静转头坐好。

    东方渝见状沉吟了片刻,而后也将手中铜钱递给了卢老头:“我是修者,跟你们不一样,就算不能去到阎狱,或也能有一线生机。”

    老头闻言久久失语,过了良久才将头重重地磕在了船板上。

    “我们送你们一程。”

    李云生拿起船桨,不紧不慢地朝着通道口的方向划去。

    “擅自将这两枚铜钱送人,你们问过我的想法么?”

    不过没划出多远,船尾处忽然响起了娄固的声音。

    等东方渝回过头时,那娄固已然解下了手脚镣铐站在了船尾。

    “我记得我拿走了你身上的丹药。”

    东方渝皱眉。

    “东方渝,你知道你最大的缺点是什么吗?”娄固冷笑:“是自大。”

    说话间,他的周身开始散发出非常刺眼的光华,道道五彩剑罡开始在其周身流转,而在他的掌心,那五彩剑罡更是凝聚成了一柄长剑,直直地指向卢老头跟他孙女。

    “交出来吧。”

    他低头俯看着瑟瑟发抖的卢老头爷孙。

    卢老头自然知道娄固是想让他交出什么,但事关爷孙生死,想要做出抉择并没有那么容易。

    而船头的李云生跟东方渝相隔太远,就算想要救援,也是有心无力。

    最终,怀中瑟瑟发抖的小盼让他下定了决心。

    他颤抖地伸出手,将一枚铜钱交给娄固:“这枚铜钱我给你,只求你能将我孙女一同带出去。”

    娄固接过那枚铜钱,在仔细瞧了瞧收进口袋之后,他再次朝卢老头伸出手:“还有一枚。”

    卢老头闻言心头一凉,带着些许悲愤道:“你想上岸,一枚足矣,就不能给我孙女留一条活路吗?”

    “我凭什么要给你活路?”

    娄固一脸莫名其妙。

    而他说话间,手中那剑罡所凝结的长剑,已然刺在了卢老头的肩头,锋利的剑刃几乎是在瞬间刺穿了卢老头的肩膀。

    卢老头虽然忍着疼没叫喊出声,但一直在其怀中瑟瑟发抖的孙女还是看到了这一幕。

    只见她泪眼婆娑地摇了摇头道:“爷爷,我们给他,我们给他,我本来也不想与你分开。”

    卢老头拿他那粗糙卷曲的大手帮小孙女擦拭了一眼眼角的泪痕,随即叹了口气道:“好。”

    说完他忍着肩头剧痛,将第二枚铜钱从怀中取出,交给娄固。

    娄固一边接过那枚铜钱,一边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不过在收好两枚铜钱之后,他的双眸之中,明显闪过了一丝杀意。

    “他们死,你死。”

    几乎在他杀意生出的同时,李云生的声音从船头传来。

    这声音冰冷得如同北冥的风,令娄固心头莫名地一阵狂跳。

    “你们就一辈子呆在这暗无天日的弱水河吧!”

    他大笑一声,随即直接从船尾跃起,然后脚踏水面,朝着不远处的入口飞奔而去。

    “都怪我这个糟老头子没用,白白浪费两位给的大好机会。”

    卢老头一脸歉意地看向李云生跟东方渝。

    “是我们疏忽了,在路上就应该直接杀了他。”

    东方渝摇了摇头。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她接着看向李云生。

    现在船上没有其他人,东方渝也懒得掩饰。

    依旧平静坐在原地的李云生,这是忽然抬起了手,朝东方渝摊开掌心。

    只见那阎狱鬼差给的两枚铜钱,正安安静静地躺在他掌心。

    东方渝跟一旁的卢老头,此刻皆是一脸震惊。

    “你怎么做到的?”

    东方渝难以置信地问道。

    李云生闻言抬头看了东方渝一眼,然后道:“跟你小姨学的。”。

    东方渝先是一愣,继而一脸恍然——“幻术!”

    她的脸随即一片火辣,这幻术乃是它们九尾一族最为擅长的术法,但没想到自己却中了一个外族人的幻术,心下顿时羞愧得想要一头钻进水里去。

    “你早就发现了那娄固不对劲?”

    东方渝一边重新坐下一边问道。

    “嗯。”李云生点了点头,“我看他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积攒真元,便留了个心眼。”

    听李云生这么一说,东方渝顿时更加惭愧了起来。

    “你怎么不直接杀了他?”

    东方渝还是有些不理解。

    “我想拿他试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