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中式陪读
登录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一六章 严阵以待(第1页)

考生一进市区,到处都是大巴转悠,因此所有人都知道一年一度的高考来了。

整个城市都在严阵以待,这也是全国老百姓对高考那种刻进骨子里的敬意。

从头一天开始,大街小巷就开始了禁鸣喇叭的宣传。

胡同里的麻将馆门前,老板提前跟客户们打招呼“大爷大妈们,为了给高考考生一个没有噪音的休息环境,麻将馆从今天晚上开始关门两天!请大家相互转告!”

晚上,广场舞大妈也收起了她们的大喇叭,一个个跳着哑剧。停是不可能停的,保证不出声就是对人才们最大的尊重了。

高考第一天,黎明的曙光已经出现,东方天空现出鱼白,一片片祥云渐渐变得透亮,太阳慢慢升起,很快便现出万丈光芒。

城市一片寂静,对千千万万的考生家长来说,这一夜都是个不眠之夜,好像眼睛还没合上,天就亮了。

天刚蒙蒙亮石娟就起床了,高大山还在有节奏地打着呼噜。

石娟斜了一眼床上的人,气呼呼地转身出了房门,关上门马上两手插腰埋怨起来

“我都一夜没合眼了,你居然连一个呼噜都没少!果然男人都是洋葱,洋葱都是没有心的!”

不过她起来也没干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她只是蹑手蹑脚地上楼,鬼鬼祟祟地转开儿子的门把,一丝丝一丢丢地打开门,探头探脑地往里张望。

高飞是斜在床上的,这是他历来的姿势,石娟说了多少回都没纠正过来。

每次石娟一开口“兔崽子,你这是怎么睡觉的呢?头在这一头的最左边,脚在另一头的最右边!以后谁跟你结婚谁倒霉,你一睡觉,老婆孩子都睡你身下!压也压哭了!”

初中的时候高飞都不以为然“找什么老婆啊!一直鸡腿还得分一半给她!有了孩子更没我份了!不找!”

高中的时候他仔细想了想回答说“不能够,妈你放心,我老婆是河东狮,她踢我一回我就记住了,一物降一物,自然改过来的!”

可惜河东狮已成泡影了,这不就更不会改了嘛。

石娟一想到当初那个没有手腕子长的小肉球马上就要考取功名了,她激动得热泪盈眶,看着熟睡的高飞,热泪顺着脸庞就滑落下来。

小心翼翼地关好门,石娟赶紧擦去脸上的泪痕“哭啥哭!好日子不能乱哭!要不停地笑!”

接着又匆匆忙忙下楼钻进厨房,开始做她准备了一个月的“高考食谱”,不能太荤也不能太素,原则就是“荤素搭配考试不累”。

石家慧跟石娟一样失眠了,两人聊了一晚上,相互焦虑不安了一夜,当然一个都没有睡着了。

对叶帅的高考饮食,石家慧决定全素对待,也不知道她是哪里听到的“专家建议”,说什么荤菜热量大脂肪含量高,影响智商。

其实专家后面的话她没听见“当然咱们说的是长期大量食用的情况,最科学的方法就是荤素搭配!”

石家慧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断章取义就断章取义吧,反正两天不吃荤又不会贫血!

再说余正,头一天坐着大巴到了宾馆门口,很远就看到他妈在路边等着了。

余妈是骑着电动车来接儿子去看考场的,当余正坐上电动车后座,想着爸爸的车,他感觉心里跟刀割一样疼。

看完考场,娘俩又骑着电动车晃晃悠悠地回了家。

刚进家门,余正无精打采地坐在沙发上,因为考前复习时间紧,所以他好久没有回家了,感觉家里变得冷清很多,也陌生了很多。

余妈把余正的旧手机滴给他“余正,你爸好像给你发了条语音,我今天给你手机充电发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