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中式陪读
登录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一四章 不遮不掩撒狗粮(第1页)

经过送考的精彩小插曲,大巴上的人开始回到现实,学生们担心第二天的考试,至少一半的人在担心第一堂语文该怎么蒙(考),毕竟大多数理科生对语文都有一种闻之立即双膝跪地的敬仰之情。

相比语文,更多的人还是担心数学多一点的,这种担心几乎覆盖整个实验班。数学跟语文可不一样,语文试卷不会做的可以瞎写一大堆来“讨分”,字数多了老师可能会看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给你一个敬业分。

数学不会做的,你顶多写个“解”字,再多加个冒号就是客气了,阅卷老师是不会因为这一个多余的字给你分的,半分都要不来。

所以数学没有一个人有绝对的信心能拿到理想分数,数学不好的人早就把数学定在及格线的目标了,别的地方找补回来的。

有人说,像叶帅这种数学好的人就没必要担心数学了吧,也不是啊,数学好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人不想数学考135以上。至于叶帅,他想得满分

米大海此刻也陷入了沉思,他坐在司机旁边,眼睛直视前方,此刻他的心情就跟他爹当年去卖鸭子一样,养了一年的鸭子,到了过年拉去县城买,想卖一个好价钱,又舍不得一下子家里就没那么热闹了,那种失落跟满足的矛盾感觉一路紧随,一直到卖了鸭子回家好几天才能适应过来。

想着以后跟这些淘气包们相处加起来可能都不会超过现在一天的时间,米大海心里顿时无限伤感起来,他忍不住偷偷转头仔细打量起来,看了一圈之后,目光落到最后一排。

胡欢欢正含情脉脉地看着叶帅,不知道跟他在小声嘀咕着什么,说了几句还捂嘴笑了起来,更加大胆的是,激动之余胡欢欢竟一把挽着叶帅的胳膊!旁边的高飞等人立刻将头扭向一旁。

米大海惊得将脑袋往后一缩,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直到跟叶帅的目光不小心碰在一起,他才赶紧将脸转向前面的路。

很显然叶帅是被胡欢欢胆大包天的举动吓坏了,他试着抽回那只手,发现手已经麻木,它早已不是自己的了。慌乱之余,叶帅的眼睛余光也发现了胡欢欢辣的目光,所以只好看向别处,没成想正好跟班主任对眼了,他就更加不自在了,一紧张就剧烈地咳嗽起来。

这一咳嗽,前面同学便齐刷刷朝后面看了过来,然后全班都知道这俩货公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在送考专车上不遮不掩地撒狗粮了。

一路上时间特别的快,接近安市边上的时候,米大海终于开始做最后的告别了“同学们,马上就要跟你们分别,有些同学也许这辈子都不会跟老师见面了,不是我伤感,等上了大学,一年也就回家仨月,特别是大学毕业工作了,就有了新的圈子,到时候连回安市的次数都能用一只手数过来,哪里还能抽出多少时间跑来程普呢,所以在这里我跟你们简单道个别,一会车就到站了,祝大家都考出傲人的成绩!”

虾米们连忙鼓掌,这次是真心实意地将手拍红了。高飞连忙带头喊“米老师,我们寒暑假回来看您的!”

米大海欣慰地笑“呵呵,你们心里有老师就可以了,明后天给我加把劲,那就是对老师最好的安慰了!”

车子一停下来,煽情就彻底结束了,米大海下车站在车门旁,看着一个一个学生对他挥着手打招呼,道一声“班主任再见”便消失在各个不同的方向。

最后车上有二十多个人还留在等米大海发号施令,这些都是要跟着老师住宾馆的,因为家离安市比较远,比如赵坚强。

下车前,七人组就商量好了,考完最后一堂就到一中门口集合,到时候一定要玩它个不累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