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中式陪读
登录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一二章 送考(二)(第1页)

司机刚说完,陈老师赶紧下车跟家长沟通,他对此情况已经门儿清了,咱也不说longlongago,就三年前,就在上一届他的毕业班,也出现过一次出不了校门的事。

这可真是运气好啊!又摊上了!

陈老师暗叹一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真特么见鬼了!又是我!”

学生们面面相觑,搞不懂这屁大点事,怎么就闹起来了,一点都不知道以大局为重。

陈老师下了车,笑容满面地走到车前跟家长解释“各位家长,司机师傅只是有一点点手滑,导致位置偏离了一点点而已,还请大家见谅一下!咱们先让开,孩子们还要赶时间看考场呢!”

“陈老师,我们让开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们,不能倒车!”有家长提出了关键的要求。

陈老师还没说话,司机就抢答了“这怎么可能呢?不倒车怎么调整方向啊?难不成拆了校门?”

家长们马上响应“行啊!拆吧!”

“拆学校都没意见,只要不倒车!”

“就是,孩子们都是去考场争先的,这还没出门就打退堂鼓呢?”

“绝不同意倒车!”

有几个家长还约着一起往后面跑“快去车屁股后面堵着!他想倒车?除非从我们身上走过去!”

车后面的同学喊了一声“班长,你妈妈带着一堆人在后面堵路呢!”

班长是个女同学,听了这话她早已脸红到了脖子上,只能捂着眼睛尴尬地说

“这些大人真的让人无语啊!我妈她最忌讳这个了,这几天都不给我做蛋炒饭吃,说什么蛋蛋寓意考零蛋,现在又这样闹,救命啊太丢人了!”

一车厢的人都向班长投来同情的目光,其他闹事家长的孩子默默低下头,真是谁的爹妈谁知道啊!

毫无疑问,实验班就炸了锅了,这个时候实验班的车厢就不能叫车厢了,那必须得叫空气炸锅啊!

车上从米大海到所有学生,没有一个不咧嘴笑的,哪怕是最含蓄的唐宁,她也没忍住。

他们一个个都从座位上站起来,后面的同学干脆脱了鞋子站座位上,都津津有味地看着戏。

米大海憋住笑,双手抱在胸前盯着前方,心里跟养了一群小白兔那样四处奔走相告。

司机比在座各位更兴奋,他很直接地嘲笑着说

“米老师你一定不知道!前面这位司机他是临时滥竽充数的!刚才我们司机在一块吹牛的时候,他还说一把方向出去有什么技术含量,他闭着眼睛都能一把开出去!现在打脸了吧!哈哈哈!”

米大海这才笑了笑“马也有失前蹄的时候嘛,可以理解的!”

这话没毛病吧?但后面虾米们就不乐意了,心说米老鼠啊米老鼠,平时你个怂货让陈老师羞辱了多少回了还不长记性!这是多好的机会啊!陈老师的高调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白送你一个人头你还不好好收下,装什么装!

不是应该张大嘴巴哈哈狂笑不止,然后伸出大拇指对着陈老师的脑门子用力摁下去,吐一口唾沫再大喊一声“给你点赞”吗?

米大海仿佛听到了大家的心声,主要是他说了那句虚伪到极致的话之后,车厢里就没声了。

不用琢磨都知道,周围各种意见都有。所以米大海转身看了看所有人,眼神仿佛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