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凶手的心理变化(1/2)

    (小燕文学 WwW.Xiao Yan wen Xue.CoM)

    历南区今天早晨接到的群众报案,说是在北部山区的草丛里面发现了一具尸体,临近的派出所立刻出动警力调查,从死者的身上找到了身份证件,证实了死者的身份。

    而就在这个时候,冯明对张国庆的报告传到了江北市的各个执法机构,派出所的人就给孙浩打了个电话,请孙浩过来查看。

    上午的北部山区起了层薄纱般的轻雾,凉爽的风中都带着草木清香,让人感觉心旷神怡,但这优雅环境中围了一圈隔离带,使得周围的气氛好像都发生了改变。

    陈锋踩着深及膝盖的杂草,来到案发的现场,张国庆就这么直挺挺的倒在草地里,那双原本灵动有神的眼睛,现在却失去了光泽,变得黯淡无光,脖颈处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锋刃直接划破了他的动脉与血管,在血压的压迫下,鲜血喷涌而出,附近两米的草叶上都沾惹了不少血迹。

    张国庆面目狰狞,五官都皱在了一起,脸上满是惶恐和怨恨。

    “死者生前受到过严刑逼供。”法医说出结论的时候,还拿起张国庆的手,让众人看了看,他左手的无名指和中指少了两节,伤口的血迹已经变成了暗红色。

    张国庆右手紧抓着荒草,因为用力过大,指节都有些变形。

    孟青君已经别过头去,暗说那凶手下手实在是太过于凶狠了,而且从张国庆的死状也能看出凶手的心理变化:“这凶手行事愈加干净麻利,比较起他先前的举动,血腥了不少。”孟青君猜测,那凶手应该是被警方追赶的太急了,情绪激进不少,下手变得血腥,也是他对情绪的一种宣泄。

    那凶手的心境发生变化,这对警方来说是一件好事,凶手带着某种情绪作案,那种情绪或多或少的会影响凶手的作案手法,陈锋眼睛一亮,或许凶手这次留下了什么证据。

    他环顾四周,那颗兴奋的心,随即垮了下去,这边的尽是荒草,先前派出所人员的探查,与自己这些人的涌入,已经将现场踩得很乱,那些荒草被踩了下去,让陈锋根本无法从这么多脚印中锁定那双脚是凶手的。

    而且法医通过验证,证实张国庆是死于昨天夜里十点二十左右,纵然凶手当时留下了脚印,但经过了这一晚上,那踩在草上的脚印恐怕也早就变得模糊不清了。

    而且这北部山区空旷无比,平日来往的车辆不多,警方并未在这荒山野岭设置监控设施,而因为北部山区改造在即,周边那些高污染的工厂,早在两个月前,就被勒令停业,陈锋就算是想调取周边的监控都不可能。

    “看来凶手也察觉到了自己心境的变化,所以特地挑选的这个地方。”孟青君微微摇头,暗说遇到这样的对手,对警方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

    而且凶手选择的地方地势略高,能清楚的看到方圆百米的情况,在这里他可以肆无忌惮的行事,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陈锋满脸凝重,这凶手能察觉到自己的性格缺陷,并且知道如何躲避,本人的心理素质一直很高,他等于是被警方撵着屁股跑,竟然还能计划的这么周详,这份淡然让陈锋想想手心就有些冒汗。

    “你去张国庆家调查的时候,知不知道是谁约了张国庆出来?”陈锋问了个关键的问题。张国庆也不是傻子,如果不是熟人相约,他绝对不会到这荒郊野岭来。

    陈锋的话,把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冯明的身上。而面对众人那探索目光的冯明则是满脸苦笑,从包里面摸出了一张打印纸,上面是张国庆的通话记录,最近一通电话是昨天晚上八点钟接通的。

    而且那号码没有任何身份信息,其余的号码通过调查不是警校的职员,就是张国庆的朋友,冯明询问张国庆的老婆,得到的也不是好结果。

    听张国庆的老婆说,张国庆当时看到是陌生号码的时候,还以为是推销什么东西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但当他接通了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一句话,张国庆那满脸的严肃,立刻被轻快的笑容替代。

    笑呵呵的走进了卧室,而且还顺手关上了房门。

    张国庆的老婆当时正在收拾碗筷,对张国庆的举动也没在意,出门后,张国庆只说了句,出门和朋友打麻将,就离开了家门。

    之后张国庆见到了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张国庆的老婆就不清楚了。

    这杂乱的现场,给法医的调查取证带来了极大的困难,那周围的荒草帮凶手掩盖了太多的东西。

    张国庆的尸体被带了回去,陈锋盯着现场那大片的血迹,觉得十分刺眼,那凶手已经连杀了四个人,这让陈锋愤恨不已,但却没有找出凶手的线索。

    更让陈锋气愤的是那个躲在暗处的神秘人,他分明对这件案子的一切都十分熟悉,偏偏要一点点的给自己线索。

    这让陈锋感觉,自己和凶手好像是人家手里的玩偶,在人家的控制下追逐。

    “我想去张国庆的家里看看。”陈锋脸色阴沉,连带着说话的声音都低缓不少。

    孙浩同意了陈锋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