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被算计了(1/2)

    (小燕文学 WwW.Xiao Yan wen Xue.CoM)

    冯明觉得陈锋所说的话虽然有道理,但田柔的死,却是无法解释,而且田柔也和这次的案子有密切的关系。

    听陈锋的意思,自己这些人,这么长时间的心血可都白费了。

    “田柔的死,是凶手一手策划的。”陈锋对冯明的质疑没有回避,语气坚定的好像是在陈述某个事实。

    陈锋把自己的想法慢慢说了出来:“我感觉李勇腹中的纸条和钥匙是凶手逼迫他硬吞下去的,那李勇口中的皮肉也是凶手放在李勇口中的。为的就是转移咱们的视线。”

    “这么说来,从接触到李勇的尸体开始,咱们一直是在被凶手耍着玩?”孙浩都瞪大了眼睛,陈锋的想法实在是太过于大胆了,在孙浩的印象中,凶手怕警察的追捕,只会千方百计的掩盖自己杀人的罪行,哪里敢这么做。

    孟青君也愣了下,她对陈锋的看法倒是表示了赞同:“如果陈锋的推断成立的话,咱们确实是在被那个凶手耍着玩。”

    “你能不能说的明白一点?”冯明还是搞不明白陈锋的意思,这其中有太多的疑点:“你是说田柔是被别人杀死的?”但是自己这些人曾经探查过现场,都一致认为田柔是自杀。

    “这正是那个凶手巧妙地地方。”陈锋叹了口气,遇到这狡猾而且奸诈的对手,他觉得压力很大。

    李-建-国他们自作聪明的破坏了家属院里面的监控录像,却方便了凶手行事。陈锋模拟了一下当时事情的经过:“我想凶手应该是敲开了李-建-国的家门,而且来人田柔八成还认识,在田柔放松戒备的时候,他突然出手,一刀刺穿了田柔的心脏。”

    “一刀致命,对于杀人惯犯来说不难。”顾宁点点头,同时也抛出了自己的疑惑:“那紧闭的房门怎么解释?”

    “人在遇到袭击的时候,会下意识的躲避危险。”孟青君剖析了下田柔的心理,她受到了旁人的袭击,自然害怕再次受到伤害:“这门应该是田柔自己锁死的,想靠着坚实的门板把凶徒挡在门外。”

    “错了。”陈锋摇了摇头:“这门应该是凶手锁死的。”如果是田柔受到袭击后,仓皇关门,那门把手上应该有血迹。

    田柔肯定会先捂着伤处,才会关门躲避,但从现场来看,门把手上没有血迹,而且田柔也没有挣扎的痕迹。

    根据陈锋的推断,田柔应该是被凶手瞬间夺去生命,让她都没有挣扎的时间。

    “凶手锁死的?”孟青君愣了下:“这钥匙只有田柔和李-建-国有,凶手是怎么得到的?莫非是李-建-国给凶手的,想借着凶手的手,杀了田柔,免得自己再受田柔的威胁?”

    李-建-国确实有杀人的动机,但陈锋觉得李-建-国不会这么做:“被人抓住把柄的苦他已经尝过了一次,肯定不想再让别人抓住自己的把柄,而且相对于他和田柔之间的不正当关系,那支使凶手杀人的罪行实在是太重了。”

    “而且,我看李-建-国对和田柔的交易倒是十分热衷。”陈锋把李-建-国这个人算是看透了。

    冯明若有所思的点头:“陈锋说的不错,如果李-建-国对田柔十分厌恶,就不会再和田柔发生关系,而且田柔死的时候洗了澡而且换了睡衣,这样的做法很明显,谈完事情后,她和李-建-国之间会有别的娱乐活动。”

    “那钥匙总不会是田柔给凶手的吧?”顾宁翻了下眼睛:“既然这样,那钥匙应该在凶手那里,怎么会在客厅的茶几上?”

    “很有可能。”陈锋倒是同意顾宁的看法,虽然他还没想清楚,田柔为什么会把钥匙给凶手,但他却想明白了凶手送回钥匙的过程:“其实想把钥匙送回去很简单。”说话的时候,陈锋抓起桌子的记号笔,轻轻一扔,那记号笔划过一道抛物线落到了笔筒里面。

    窗户上防盗窗铁丝之间的间隙虽然不大,但足够把钥匙扔进来了。所以在茶几上才会出现一个小坑和一道细细的划痕,正是钥匙落在茶几上与玻璃发生碰撞,带出的痕迹。

    那痕迹孟青君先前也看过,当时她都没往这方面想,现在听陈锋这么一解释,事情的发展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你的推理很有道理,但这一切不过是你的推断,没有证据啊。”冯明皱眉说了句,他对陈锋的敏锐观察力十分佩服,但没有细节证据的佐证,在精妙的推断也等于是空谈。

    陈锋找出了现场的照片,让冯明看了下。

    这是李-建-国房门的照片,冯明只能看到门缝处有殷红的血迹,别的什么线索都没有,他挠了挠头表示看不出这照片的意思。

    “如果田柔是关上房门自杀的话,那门缝里面不会有喷溅的血迹。”陈锋说了这个细节证据。

    冯明坐在椅子上,知道陈锋说的有道理,如果田柔是开着门自杀的话,根本没有在关门的必要了,这不符合逻辑,他自负聪明才智,却没想到被人家摆了一道,但一想到陈锋也被凶手耍的团团转,他心里的怒火就平衡了不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