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陈锋的疑惑(1/2)

    (小燕文学 WwW.Xiao Yan wen Xue.CoM)

    冯明接过来摆弄了一下:“这是窃听器的接收器。”说话的时候,他把耳机戴上听了下。

    窃听器?陈锋眼睛转动了一下:“能不能查出那窃听器在什么地方?”

    冯明听了陈锋的话,脸色有些古怪,上下看了看陈锋几人也没说话,只是把耳机放在了陈锋的耳中。

    “别神神秘秘的,有什么话就直说。”顾宁呵斥了一句,田柔死亡使得他们这些人急的好像热锅上的蚂蚁,这冯明竟然还有心思打哑谜。

    陈锋脸色也变得有些不自然,刚才顾宁说话的时候,这耳机里面也传来了微弱的声音,跟顾宁说的话一般无二,就连腔调也是分毫不差,陈锋已经猜到了:“这窃听器难道就在我们几个人的身上?”

    “答对了,可惜没有奖品。”冯明开口说开了句,他把那耳机收了起来,给孙浩打了个电话,让孙浩过来的时候,帮他把房间内的一个箱子拿出来。冯明说那里面有探查这种窃听装置的仪器。

    陈锋和李-建-国两人倒是无所谓,可以接受冯明的搜查,但孟青君和顾宁两个人就有些不太方便了。

    窃听器的事情,陈锋交给了冯明处理,他则是在公寓里面继续观看,田柔换下的衣服就随手扔在床上,上面有一股茉莉花的香气,跟陈锋先前闻到的田柔身上的香水气息一样。

    床铺有些凌乱,上面还有一些水印,陈锋俯下身体看了下,扭头看向李-建-国:“田柔是第一次来么?”从田柔身着睡衣就可以看出,她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

    一般人到了陌生的环境都会心存戒备,不会表露自己的内心,只有熟悉了之后才会表露自己的心事。

    李-建-国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头,说田柔不是第一次来了,自从公司里面推选局长,她就过来了,两人再次发生了关系。他见到陈锋那阴沉的脸色,快速的摆手解释,说他是怕田柔的案子牵扯到自己才会选择隐瞒,没有别的意思。

    对这件事情,陈锋倒是没有在意,凶手不是李-建-国,他刚才查看了田柔的尸体,发现她的血液还有温度,死亡应该是顷刻之间的事情,那时候李-建-国还在电力公司,又怎么可能分身杀人呢。

    “看现场的情况,这田柔好像是自杀。”冯明看了看现场,立刻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你有什么依据?”陈锋没有否定冯明的看法,而是扭头问了句。

    见到刑侦水平很高的陈锋都开口询问自己,冯明声调都高了几分:“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他说话的时候手舞足蹈,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说田柔在他们中一个人的身上安装了窃听器,偷听到了自己这些人先前的谈话,知道了自己的行藏败露,而且自己做的血案很快就会顺藤摸瓜的查出来,所以畏罪自杀。

    “这房门紧锁,而且这窗户紧闭,别说大人,就连婴儿都跑不进来,根本没有入室行凶的可能。”冯明把自己的看法详细的说了遍。

    孟青君和顾宁听了冯明的解说,也不由得暗暗点头,冯明说的是不错,从现场来看,田柔确实死于自杀。

    陈锋也找不出什么别的线索,总是觉得田柔的死十分奇怪,因为她根本没有自杀的必要。

    就算是警方查出了田柔和李-建-国之间的事情,这不过是两个人的生活,往大了说也不过是权色交易。

    韩倩的死或许跟田柔打印的那些照片有关,这个观点只是陈锋的推测,他没有一点直接证据,田柔如果死不承认,陈锋也没有一点办法,但她却选择自杀,这个举动让陈锋有些奇怪。

    但冯明说的也有道理,这房门紧闭,门窗的防盗窗也不可能让成人进来,田柔是怎么被人杀死的?

    难道真的像冯明说的那样,田柔是看到事情败露,所以自杀的么?

    孙浩带来的法医也验看了田柔的尸体,胸口的那把尖刀是致命伤,一刀就洞穿了田柔的心脏。而且刀柄上只有田柔一个人的指纹。

    就连办案多年的孙浩,查看了这现场的情况,都觉得这田柔是自杀死的。

    陈锋说明了自己的观点,却找不到一点线索佐证。

    孟青君见到陈锋那苦恼的样子,开口劝说了两句:“陈锋,你不要这么纠结,有些犯罪分子的心理也十分脆弱,看着自己计划的天衣无缝的事情,被别人识破,有过激的行为也很正常。”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不是觉得田柔为了这件事情害了这么多人,有些不值得?”孟青君这几句话正说到陈锋的心里。

    为了一个局长的位置,田柔就害了三条人命,实在是有些不值得。但从杀王婷和李勇的事情也可以看出田柔确实也纠结过,但既然已经杀了韩倩,田柔只有继续做下去才可以保住自己。

    “谢谢。”听了孟青君的话,陈锋心里好受了一点,人家孟青君说的不错,每个人所看重的东西不一样,自己看重的东西,对于别人来说或许一文不值。

    案件到了这里,几乎可以宣布结案了,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