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田柔之死(1/2)

    (小燕文学 WwW.Xiao Yan wen Xue.CoM)

    对于陈锋的要求,李-建-国不敢拒绝,带着他们去了公寓,途中好奇的询问陈锋:“那个田柔是不是犯了什么案子?”他也是个心思活络的人,如果田柔不是犯了什么案子,刑警是不会做追查她的下落的。

    没等陈锋他们说话,李-建-国就立刻撇清了自己,说他和田柔之间只有这种交集,对于别的事情他可是一无所知。

    孟青君倒是理解李-建-国的举动,现在他不过是渎职,如果牵连到什么大的案件,那性质可就不同了。

    “瞧你这点小胆。”冯明不屑的看着李-建-国,倒是给他吃了颗定心丸:“放心,田柔牵扯到的事情我们已经查清楚了,跟你没有关系,你只要好好配合,我们会给你记功。”

    听到田柔的事情跟自己没有关系,李-建-国脸上的忐忑消去不少,试探的跟冯明说着:“记功就不用了,您只要不把我和田柔之间的事情外泄就行。”

    都到了这个时候,李-建-国竟然还想跟自己讨价还价,先前陈锋还觉得他落入了田柔的算计,进而被人家利用有些可怜,现在对李-建-国的看法有了改变,那句老话说的果然不错,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犯了错误,不想如何改正,却想怎么掩饰,这不是一个正确的处理事情的办法。

    对于李-建-国的话,冯明自然知道想掩饰根本不可能,而且这件事情的根源就在李-建-国的身上,如果十年前李-建-国能站出来说明事情的真相,事情或许发展不成现在这样。

    当年田柔正是在李-建-国这里尝到了甜头,所以现在想要故技重施。这才造成了一连串血案的发生,对于这种人,冯明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只让他身败名裂实在是有些太便宜他了。

    “看你的表现吧。”冯明倒是没有当着李-建-国的面把话说绝,给了李-建-国一点希望,为的就是让他做事积极一点。

    果然,听了冯明的话,李-建-国那张苦瓜脸上多了一丝笑容,指着前面的胡同:“从这条小路过去,可以节约十几分钟的时间。”

    顾宁灵活的转动方向盘,暗说这冯明蛊惑人心还真是把好手。

    十几分钟后,陈锋他们就到了李-建-国的公寓,这是电力公司的家属院,现在正是上班的时间,所以走动的人不是太多。

    进入楼道,顾宁和陈锋在前面开路,拐上走廊,陈锋就皱了下鼻子,他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

    这气味,陈锋太熟悉了,是血腥味!

    血腥意味着这里或许有凶案发生,顾宁是经验丰富的警察,自然也闻到了血腥味,跟陈锋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凝重,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加快脚步。

    “停!”到了一个门前,陈锋阻止了众人的动作,眼睛却紧紧的看着地面。

    “怎么了?”李-建-国很奇怪的看着陈锋:“这就是我的公寓,田柔很可能就在里面。”

    “你看看地下。”冯明推了李-建-国一下,生性乐观的冯明语气都变得有些凝重。

    李-建-国打眼一看,吓得怪叫一声,殷红的血液从他家的门缝流出,汇集成一条细小的水流,在对面的墙根聚了小片。

    “家里有什么人?”陈锋从口袋里面摸出手套,推了下门,门却纹丝不动,看样子是从里面反锁了。

    第一次见到这种事情的李-建-国都吓呆了,冯明碰了他一下,李-建-国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话语都有些颤抖的回答了陈锋的问题,说他的老婆和孩子都在市里,这个公寓是他加班的时候休息的地方。

    给李-建-国要了钥匙,陈锋打开门一看,见到里面的情况,陈锋眯了下眼睛。

    孟青君几个人脸上的表情也很不好看,冯明更是惊呼一声:“怎么可能?!”

    田柔仰躺在门口的地板上,她穿着一身白色的睡衣,发丝还没完全干,看来是刚洗了澡,双目微闭,脸上神态安详,就好像睡着一般。

    但她的手却抓按着一把尖刀,而那把尖刀直直的插在她的胸口,泊泊流出的鲜血浸透了她的睡衣。

    她身体自然放松,没有挣扎的迹象。

    “给孙队长打电话,带法医过来。”陈锋已经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给冯明打招呼的同时,他已经穿好鞋套走了进去,并且嘱咐冯明调取这走廊的监控。

    李-建-国见到田柔尸体的时候,也是愣了很久,听到陈锋说要调取监控,他支支吾吾的说了句:“那个,监控就不用再调了。”李-建-国说,怕被人看到田柔和自己的事情,在今天早晨,他就已经把这家属院的网络IP发给了田柔,让她破坏了这边的监控。

    陈锋眼睛眯起危险的弧度:“你做事还真是滴水不漏啊。”

    顾宁听了李-建-国这话,随即跟他拉开了距离,一脸戒备的看着李-建-国,他杀人灭口的动机可是不小。

    “他不是凶手。”陈锋给李-建-国开脱了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